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龙凤无差】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架空校园日记体)P1

#诸葛亮X庞统#

#架空,现代校园背景# 

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士元用筷子挑起碗里一根酸辣粉,一口气嗦到了底,孔明递过去一张纸巾叫他擦嘴,他一面胡乱抹了抹嘴上的红油一面撇了撇嘴丢下这么一句话。 “这话怎么说?” 

食堂里依然吵吵闹闹的,孔明一向温润的声音被盖过了些,士元有些恼,微拧了眉。 

“这儿,上海,菜的味道很淡,不是微酸就是微甜,人也一样,还有,孔明你没吃饭还是怎么的,说话大声点。” 

孔明从筷子筒里捉出两根一样长的筷子,再把它们插进盖浇饭的汤汁里翻出底下未被浸透的白饭后,微抿了一下筷子的尖端。 

看起来油汪汪糖汁上色了的红烧肉真的仅是淡淡的甜,淡淡的咸。 

“我还真没来得及吃呢,士元。” 

孔明无辜。

 “啧。” 

食不言寝不语。 

食堂里的空调挺凉,嗖嗖地吹得人指尖发木。庞士元嘴上说那酸辣粉没味,却依旧吃得满头的汗,束起来的发丝有几缕被浸透了,散乱的贴在额头上。

 “晚上考英语。” 

对面那还在慢条斯理扒饭的孔明扬了下眉,而后点了点头。 

“嗯。” 莫名一双筷子侵略进视野里挑走留了半天的红烧肉,“它都等你等凉了,孔明。” 

“……嗯,我心也凉。” 

士元捻起刚用过的纸巾叠了两叠,用白的那边擦了擦嘴后带上了口罩,“走?” 

“我说,等会儿买单车去?” 

“昨天看的那款车我骑不了…”士元把碗往收纳桶里泼了,随意丢到一旁,些许油花溅出来,孔明皱了皱眉。 

“啊…为什么?”孔明把铁盘冲着那桶边缘轻轻敲了敲,抖落黏着在上面的些许米粒,堆上摞得高高的碟架。 

士元只觉自己口罩后的脸微微有些烫,暗暗在心里啐了面前这人好几口。 “……车架太高了……脚不着地。” 







这是我的日记。 

你们说繁体看不懂我就转换了一下。 

这都是真事儿加艺术处理。 

所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啊,室友们你们再丢下我一个人我脑洞怎么办啊…

评论(7)
热度(14)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