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水镜门下无差】夜半(架空校园日记体)P5

#日记五#

#现代架空校园背景#

#我的生活就是这样子你羡慕吗x#

#这不是因为我突然不忙了是因为坐火车今晚要通宵#


最近很累。


士元如是说。


“如果那么累的话不如去休息一下吧,都已经一点多了呢。”早就熄灯的寝室里只有电脑屏幕的幽蓝色光芒把小半张桌子照的微亮起来,孔明把桌上的触控充电台灯摸亮一格,偏头去看了。


“孔明,士元说的大概是你吧?”微低的声线糅杂了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声,被映亮的眸子里微含了些血丝,失却了往日的晶莹。


“我吗?”孔明轻声问了句,随手摊开桌上的数学分析,又把台灯摸亮一格。


身旁两人用着几乎一模一样的表情同时转过头望着他,郑重地点了点头。


“黑眼圈很重了。”


“上课精神也很不好……”


“情绪也一直很低落的样子。”


“即使把奶茶包填进咖啡盒底下做出没有喝咖啡的样子,我们也是看得出来的啊。”


“士元,元直你们俩……在唱双簧吗?”孔明无奈地用钢笔帽顶了顶自己的眉心,“况且今天被别人拎着后领才没有撞上玻璃门的某人根本没有资格说别人吧。”


“我是在关心你啊,孔明,中午是因为发短信没有看到啊……”元直那微棕的发尾被毫无章法地乱抓弄出了诡异的小卷儿,语调里满含微微的无奈。


“的确走路的时候玩手机也是不对的啊,元直。”


“啊啊,我知道了,不要再说了啊士元。”


毫无尴尬的,就这样又恢复了安静。孔明依然一边用手指卷着发尾一边低头在草稿纸上算着什么;元直边打着呵欠边校对屏幕上的论文;士元呢……


“士元,你搜下欢沁?”


“元直在用电脑你干嘛叫我搜啊,又是民乐社的要求?”话虽然这样说,士元还是磨磨蹭蹭地掀开了桌上的笔记本,室内似乎又亮了那么一点。


“对啊——”孔明微叹了口气,把散乱的稿纸和课本收好,“而且我们寝室只有你的电脑能蹭到Chinanet的WiFi啊。”


“Apple air不太好用,不推荐。”


孔明摸熄了触控灯,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士元这花样炫富啊真是。


曲子的前奏刚响起,两人默默对视一眼,一脸的心照不宣,于是就这么按了暂停。


“……好像有首什么别的歌也是这个调调……”


“班上女生提过……”


“绝世小攻吧,是叫?”


“信号不好啊,搜一下歌词看看好了……”


孔明自然地绕到士元身后,垂首把下巴搁上对方头顶,“是这个词,如果没记错的话。”


鼠标滚轮往下拉了两圈,“寝室里谁年纪最大啊……?”


两束目光齐刷刷地转过去盯住了还沉浸在数概论文里的元直,半晌——“诶,有什么问题吗,孔明士元?”


可怜的、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元直。


“喂喂喂!别闹了,论文只有一段了啊——”


—————————————————


寝室里终于归于完全的黑,床架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而后恢复深夜专属的幽静。


“晚安孔明,晚安士元。”


“晚安。”


“晚安好眠——”


end


好久没写日记啦,明明每天都发生了很萌很有趣的事情呢,寝室里我们是真的只有三个人哦,所以我脑洞一下就无限大了,都是数学专业的我们真的不是你想象的毫无情趣啊。当然,熬夜……是不可避免的呢。


哦,对了——寝室里年龄最大的那个人,是我。『黄豆挥手再见』当然那个声音不是床震啊!是上床的声音啊!呸,上床爬楼梯的声音。


评论(2)
热度(10)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