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龙凤无差】沐浴(架空校园日记体)P6

#日记六#

#诸葛亮x庞统#

#现代架空校园背景#


学校的澡堂并不在宿舍内。


当然其实不应该这样说,其实宿舍楼下就有间小小的浴室,只是每到洗澡的时候总是大批大批的人拥挤在有门可关的小浴室里,队伍拉得老长。某些时候,蒸腾的水雾会随着某一扇门的开启一下子涌出来,弥漫得整个队伍都被它所覆。


“起来洗澡了,孔明,你脏死了还躺我床上。”士元随手扯了毛巾,一下挥到挂在上铺楼梯的孔明脸上,风把他的长发卷了几缕下来,飘飘荡荡地绕在梯子上。


“累,”他转过头,汗珠颤颤巍巍地顺着发丝滴下,“而且困了。”


士元凝视了那人湿湿的发丝,眼神上移又到他被阳光留下点伤痕的脸颊,心下有点叹息,手下却没有怜惜,用牙刷柄砰砰砰地敲了上铺的扶手。


“困,”


孔明又应了一声,被人抓了军装下摆就拖了出去,“我没拿衣服。”


“我拿好了。”


“沐浴露洗发露…”


“我拿好了。”


“还有……”


“闭嘴。”


途经小浴室门口时正巧有大片的水汽涌出来,孔明亮亮的眸子飘忽不定不知道在看哪里,“士元……我没带卡。”


###


没带卡的结果是什么,最后孔明和士元只能挤在小隔间里一块儿洗。


不得不说孔明是个过于克己的人,士元目光低垂,落到那人褪下长裤后白皙结实得过分的小腿。


他曾问过孔明大热天的为什么不穿短些的裤子,孔明竟然微怔后一本正经地告诉他,“因为觉得太轻浮。”


“士元,士元?”


“嗯?”他如梦方醒,携着桶跟了上去。


微烫的水流淅淅沥沥的冲刷下来,让酸痛的肌体叫嚣着放松,头皮发麻。士元在那种颤抖中稳了稳心神去看一边的孔明,那人的姿态平静稳妥,一点也看不出刚刚不断抱怨着累。


几天下来毒辣的阳光用残忍的啃咬给两厢都留下了伤疤,士元在厚厚的泡沫下突然发现手臂上泾渭分明的分界线,那人却不一样,是鲜红的、被晒伤的痕迹。


“海边的天气真奇怪,”水声的噼里啪啦下孔明的声线似乎也被那热雾蒸得模糊,士元刚洗了头发水淋了满脸眼也


睁不开,听觉却灵敏了许多,没再数落什么,“昼夜温差之大已经让我由一只生涩的哈密瓜变成了一只甜蜜的哈密瓜。”


明明是多好笑的一句话,士元想,但是偏偏有人就能用平缓镇定的方式说得一点也不好笑。


甚至琢磨出点奇怪的难过来。


这是什么有病的痛点。


“刚来学校的时候,我还是一块牛奶曲奇,”士元想了想,在开玩笑的这个技能上,恐怕光天赋技能点就能甩孔明好几条街了,“而现在我已经快变成花生味的奥利奥了。”


闻着此言的孔明突然一笑,转头去望他几秒,盯得他有些发毛,“已经是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新出的巧轻脆。”


他白了孔明一眼,围上浴巾抬腿就走了,“切,那个没有花生味。”


“香橙味也不错啊。”


孔明……谁在跟你讨论吃的啊。


END

所以我就这样完胜了,点烟。

调侃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人无言以对。

OH YEAH

不过不穿短裤的原因不是因为什么装逼的轻浮啊,是因为我......

不能晒太阳啊,阳光过敏不是吸血鬼综合征啊槽。


评论(1)
热度(9)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