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徐鐵徐#

#這個梗...貌似腦補起來可以甜可以虐的哦#

#圖力退步得越來越快,畫在解析書上了,明天不會被罵吧——#

也許說一年時間足夠一個人摸透另一個人,這話,也絕對套不上徐天,這一年以來,鐵林對他的了解,並沒有比第一天認識他的時候更多。

而他,確實是摸透了鐵林的。

所以他是要走的,而且要走就走得乾乾淨淨。他想過在碼頭上看見鐵林的場景,不,還要更滑稽些,是他在船上,鐵林站在碼頭瞧見了他。

更具體些,他站在已經離岸了的船上。

他甚至能在腦海里勾畫出那人的神情,驚愕的、不可思議的,然後是憤怒的。

一定會任性著叫船停下的伐?

說不定還會跳到海里來追的。


徐天立在碼頭望了望法租界的方向,權當是告別了。

我呀,精心設計過的呢——

怎麼能叫你知道了?

又怎麼會叫你知道了呢?

-----------------------------------

起錨的水聲濕漉漉的,轉向的海風咸咸的,心裡明知道不可能的畫面呀,果真也是沒有出現的。

-------------------------------------

——天哥,你不想死的對伐?

——是不想的,可我是該死了的。喏,還留一句話吧,如果你哪天喝酒,是為了忘記什麼,那麼請別忘記先付錢好不啦?

這只是個夢。

鐵林從夢中驚坐而起,那人溫溫柔柔的尾音,好像還纏綿在枕頭上似的。


评论(9)
热度(14)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