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水仙】高木x徐天x高木 《同人世界里的八苦》P2.永远无法得到的你

#火线三兄弟##红色##混合同人##水仙##高徐高##徐天##高木寅次郎#


#不想讨论道德问题##不掐cp,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我想凭你们的yy能力应该看得懂我在写什么。【。


P2.永远无法得到的你


高木从未想过现下还能从徐天口中问出什么东西。


他所眷恋的那些人,早已随着不知哪一趟的轮渡驶出了上海,驶向了不知哪一个地方。而除了徐天之外,恐怕只有高木最清楚,现下表面温吞而驯服、如同安分小兽一般的徐天,拥有着怎样可怕的耐受力。


“你还那么厉害,高木,”高木惯常用刑的方式是松弛的,大段大段的等待留白,他只把眼光敛在镜片后,安静地欣赏着别人的痛苦,徐天很惊讶的是过了十多年,在这样久违的疼痛里,自己竟还能回想起来并以此自嘲,“这样小,这样少,的开放性伤口。”


很精巧的捆绑方式,也是熟悉而陌生的捆绑方式,手腕被缚,脚尖堪堪可以着地,若想缓解踮脚的疲惫手腕便会不堪重负,漫长的煎熬。高木缓缓步到他身边,相较起已没有力气抬起头的徐天,他要高出不少,于是掷下睥睨的目光,“自然,血让你见了,晕过去,会很麻烦。”


是吗?徐天心里这样问了一句。


“当然,你现在的,还讲得出话,算是我无能。”


------------------------------------------------


每到这轮回重复的折磨接近尾声时,高木总会用盐水洗刷干净他身上的伤口,他知道这不仅仅如高木所说的是防止感染,更多的就是一种无聊的折磨游戏而已。


鲜红路过的痕迹被冲涤得干干净净,暴露出浅粉色的嫩肉。而后就是冰冷的,整杯的烈酒从头浇下,徐天这种时候就会紧紧闭上那双总凝着冷淡的眸子,同时也屏住呼吸。可病态一般醺然的红,还是会从他的颈子一路往上爬。


“没有用的。”


“你不是在说醉话吧,徐天,” 高木嗤笑一声,慢条斯理地褪下皮手套,用指尖揩过他的唇,迫着他尝了些未干的酒,“正如你没有想过活着走出特高课,我同样没有想过,还能从你身上得到什么机要。”


“咳,咳咳……在这件事情上,你比影佐聪明。”


“他自以为了解你,我却一直承认,我丝毫不了解你,我很清楚他想要从你身上得到的东西,你给不了。”


“你想要的也……”


“不!我已经得到了,徐君。”


我已经得到了。


------------------------------------------------------------


自欺欺人。


FIN/


评论(8)
热度(17)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