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水仙】高木x徐天x高木 《同人世界里的八苦》P3.逃不过的两相别离

#火线三兄弟##红色##混合同人##水仙##高徐高##徐天##高木寅次郎#


#不想讨论道德问题##不掐cp,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这个是甜的小言风格,我觉得我抽风了。


P3.逃不过的两相别离


“我要离开日本了。”徐天有的时候会觉得和高木交流起来很是舒服,当然,这仅限于他们之间拥有着不用低头也不同抬头的平视。


“我知道。”高木伸手按上徐天的肩膀,而后捕捉到那人眉宇间轻微扭曲的神色。


“前几天最后一堂刑讯脱臼了。”解释的声线依旧那么平静,高木却不知道哪里生来的闲心,掌下施了力,好好地将他痛苦的神情瞧了一瞧。


徐天耐住性子忍了好一会儿,见着高木并没有放手的意思,终是受不了了地打落了他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我来只想说,我要走了。”


“我知道,明天上午九点的船,在南贺川码头,我不会也不能去送,徐天。”高木只望了他一眼,把手收回自然垂下到身侧,俨然还是律己的样子。


徐天听到他的说辞并没有太惊讶,语调也还是和缓的,棱角略硬的日文也被他念出一种恰到好处的柔和,内敛锋芒,“你已经知道了啊,早知我就不来了呢——”他堪堪鞠一躬,干净利落地转身欲走。


“喝一杯吧。”高木用还不算标准的中文发出了类似于命令一般的邀约,徐天的背影微微一滞,如他意料之中的那样答应了,“好的呀。”


----------------------------------------------------------


内敛知分寸,如果问徐天对高木的看法,恐怕没有什么比这句更合适,比如此间煮茶,比如偶尔对视间的收敛眷恋,比如,太多了吧。


说起来很奇怪的对吧?高木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把一小撮茶叶放进壶里,小炉里的火跳动着,舔舐着壶底。徐天在说中文的时候,总有种莫名其妙的温柔,他将不多的好奇心调动起来问了一句。


“类似于日语的口音吧,关西腔之类的,我们那里的方言就是这样,叫上海话。”徐天蹙眉思考一阵,给予了解答,最后三个字用有些生疏了的上海话念了,微微的涩口。


上海话吗?柔软的,美丽的。高木这样记下了。


“日本茶道有一句话叫:‘いちごいちえ*’。”


“我知道的。”徐天顿了顿,把茶杯搁在案几上,眼神却没专注,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真的?”


“我知道的。”徐天话音还没落,高木的手就又按上他隐隐作痛的左肩,不大温柔地将他拉近,再把自己的脸凑了上来,“高木?”


这凝滞对视的时间有点太久。


最终高木仅是再凑近了些,闭目将两人额头贴到了一起,徐天仍望着他,目不转睛地。


模糊又清晰。


“以后我也许会去中国……”高木如是说,一会儿又冷淡地自我否决了,“不,还是不要去了。”


茶有些不是滋味了


-------------------------------------------------------------


内敛知分寸吗,徐天用指节贴上额头,海风烈烈地吹凉胡思乱想的心,一袭黑风衣的修长身影在码头上一晃而过。


看来要对你重新评价了吗?高木。


 

*いちごいちえ(一期一会):日本茶道用语,这个词有两种意思,本文中指在一定的期限内对某事、物(人)只有一次相遇、遇见的机会。通常此“一定期限”特指某人一生的时间,也就通常解释为一辈子只有一次的际遇。


FIN/

我好想炖肉啊,啊,可是一次就要炖两篇,吃双向好麻烦啊。

有想看100问或者38问的吗....零零碎碎的时间,也就能写点这种东西了吧。


评论(10)
热度(14)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