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水仙】高木x徐天x高木 《同人世界里的八苦》P4.抹不平的信任危机

#火线三兄弟##红色##混合同人##水仙##高徐高##徐天##高木寅次郎#


#不想讨论道德问题##不掐cp,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其实这个真的好虐,我的心都痛了。估计我没有写的特别明显?


P1 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P2 永远无法得到的你


P3 逃不过的两相别离


P4.抹不平的信任危机


信任?这已经是一个非常遥远的词了,对于徐天和高木来说,相悖的立场注定了信任成为了一句笑谈。偶尔在静夜里想起,也多是对很多年以前相处的叹息。


那句尘封多年的“愛(あいしでぅ)”,在菜市场拐角处徐天不经意瞥见那修长身影时,便鲜活的从箱底跳出,张牙舞爪、挥之不去的样子。而徐天偶尔是会叹息的,但那是非常安静的夜里才有的情绪。


非常非常的安静。


当然经过影佐的那番“惦念,”徐天更希望日子能安稳,安稳,再安稳些,那些莫名其妙的情绪,即使永远没有人知道,也没有关系。


可这世间,不总是如意的。


他一直小心守护着的安逸里,除却影佐,又多了一朵捉摸不透色泽的云翳。


“徐天。”


“……高木。”这一天总是要来的,徐天在心下叹了口气。


他对高木的近况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的,哦,也许不能这么说,他好歹晓得高木定是掌握了所有关于他的讯息才会出现在这里,而这种不对等在从前是不存在的,这种想法的出现让徐天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带着些滞涩的尴尬将此刻的安静撑得满满当当,如同一只岌岌可危的气球。


“这么多年不见,你见到我竟话都不会说了吗?”十几年前,他的语气也和现在一样,在平静中带着一点不可察的凉意。


徐天有理由觉得这不可能仅仅是平凡的寒暄。


高木的中文已经非常流利,口音和语法都不太像是脱离相应语言环境能拥有的,那么就应该是在中国待过很长的一段时间了。眼镜的球面镜片边缘变形也比从前厉害很多,如果仅仅作为一个音乐老师想必不会长时间用眼以至于近视继续的加深。那么……那个答案似乎已经呼之欲出了。


“有什么事吗?如果只是想聊聊天,现在我不大方便的,姆妈还等着我买了菜回家去做饭。”徐天小心地拾掇组织着措辞,眼神却没往高木脸上放,飘飘忽忽地往巷子口去了。


本来单手拎着菜篮的他把另一手也搭了上去,篮子摇摇晃晃地挡在身前,隔开他和高木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


高木深深地、深深地看了一眼眼前这个看起来甚至有些怯懦的男人,脑海里浮现的是从影佐那儿得来的情报,他敢肯定的影佐是有所隐瞒的,这么漂亮的伪装,怎么可能只有这样的作为呢?


“喝一杯吗?”高木此时的邀约竟显出些谦恭的柔情,而灰色记忆里那硬邦邦命令式的语气,好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


徐天却不领情,匆匆地一躬身,“不了。”


似乎是打破了什么旧梦一样,刚刚的那只岌岌可危的气球被瞬间地戳破了,爆裂引起的大风,将那些梦的碎片,吹得干干净净。


高木望着他逃似的背影,突然地笑了起来。


“课长,需要……”


“不,当然不需要。”


------------------------------------------------------------


其实,同福里的晚上,总是很安静,很安静的。


卖馄饨的小贩,今晚怎么不敲着梆子,割破这可怕的静。


FIN/


给我点评论吧,毕竟一人圈有点心累啊,何况我还在计概课上码字被骂了。愁。

评论(17)
热度(19)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