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火线三兄弟》之高木寅次郎全台词评析【初稿】(一)

#高木##高木寅次郎##火线三兄弟##人物评析##轻微水仙向#


可能有一丁点的高徐高内容出没?


今天有些不舒服,于是没有力气码字,只好把我私藏的东西拿出来当更新了,个人情感尽量避免了,希望别掐别黑我。注意:这本来是我给自己看的东西,我放出来只是因为不想断每日一更,这不一定是最终版,不一定是,不一定是。


当然,这个评析做的是日本人,所以我首先要说的是侵略者该死,且我不撕逼,用高木课长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不想和你讨论道德问题”。我是在用一种非常学术【大雾】的态度,在讨论对这个人的看法,请不要因为我在本文偶尔流露的个人情感跟我讨论除了学术方向以外的东西,我很反感。我会尽力用客观的方式来评价这个人,不喜欢的,看到这个地方,你就可以点叉了。


好的,如标题,这只是【伪】评析,这个评析可能包括的内容很多,比如说高木的性格,比如说一些细节,比如说和周围人的关系,比如说编剧的【消音】,比如最后他立的flag,比如他的结局。


当然主要是为了我一己私欲,比如说痴汉,比如说写水仙文,比如说YY一些不健康的内容……好吧,前文都【不】是说笑的,下边我们就正式开始了。

-----------------------------------------------------------------------------------------------

首先还是吐下槽,第一,这个剧真的有点拖沓啊,而且女主的演技,真的有点浮夸啊,看得我那叫一个揪心,果断而且讨厌浪费时间的我居然真的花这么长的时间看完了,我很敬佩自己。所以只是想痴汉一下高木课长的同志们,就只要看看高木课长的cut就够了,真的。


第二高木课长,你的中文太好了点伐?一直用中文,和日本人也是中文,和中国人也是中文,让我不由得深深地怀疑起了你是不是个叛徒。我当然能理解张鲁一所说的,练了几个月的日语,第一次就全用完了的痛,但是呀,可不可以后期配上日文呢,你觉得两个日本人交流的时候,一个人说中文,一个人说日文,不是一件很逗比的事情吗?就算他俩都说中文也好啊,也没这么让我心情复杂啊,我的感觉就像是日语口语班,老师在上面讲课而我在下面讲小话被录下来了。懂伐?我怎么可能用日语讲小话,对吧?


--------------------------------我是闲话少说的分界线----------------------------


高木寅次郎,人性经常掉线的特高课课长。


特高课是什么地方,来,我摘取剧中这位高木太君出场时的自我介绍,“特高课的任务第一项,监视支那人的思想,取缔反日行为;第二,搜集情报,汇编情报资料;第三,破坏地下抗日组织,侦查审讯特工人员;第四,对军内各位高管的言行进行监视;第五,潜入敌人的内部,对敌人进行策反诱降。”


这里我们着重标记三个地方,监视思想,搜集情报和审讯特工人员。后文将有非常重要的相关内容。


好的,其实呢,我们不需要知道得这么清楚,特高课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特务机构和审讯机构,负责的呢,是侵华的特务行动和谍报行动,还不清楚的话,我就只能说,类似于东厂但更甚于东厂,不过人家没有被阉过。


怎么说呢,估计大多数人听到这里,第一印象会是什么样的呢,抖S,鬼畜。当然我不能说这是完全错误的,不过我们后面会具体分析这个问题,他其实不仅仅是抖S鬼畜那么简单,他绝对更擅长DS【支配与臣服】之类的攻心。


开篇他和下属藤原的接触就奠定了以后剧情中他会大量使用中文的根基。


——你会讲支那语吗?

——在特高课不会讲支那语,会很麻烦。

——那我们就讲支那语吧。


这里我要科普一个大家可能都知道了的小知识——支那,是近代的日本人对中国的一个蔑称,这个词不要乱用,别得劲的叫自己是支那人,让别人笑话。用途呢,百度里有句这样的话——培养大和民族的优越感,对于这种说法我就笑笑不说话,大家凑合着看看。


从这里,高木课长的一种自傲和轻蔑就已现冰山一角了。当然,不要跟我讲礼貌问题,接下来的剧情中我们可以看出,高木是个非常有礼貌的人,礼节、谈吐、穿着都显出了受过良好的教育的痕迹,而这种称呼是因为当时的社会环境和他所处的地位的隐性要求。或许要求这个词还不够准确,应该说是习惯。


他对中国人本身是没有恶意的,我更愿意认定他只是为履行自己的职责而不得不做那些事情。


况且他交流的对象是藤原,是他的下属,他并不是刻意去带有嘲讽的说出这个词,对于称呼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想法和感觉,只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


不知道可不可以这样讲,就是所谓熏陶,耳濡目染。


【插播一段水仙点的YY——只是在中国四年多就有这样好的中文,这可真让我惊讶。徐天去日本留学的时候,你有没有讨教一下呀,高木。】


接下来在藤原劝他去休息的时候,他说了一句非常“励志”的话,“休息是在浪费我的生命,工作才让生命更有价值,你知道吗?人的思维就像一台机器,一旦不用就会生锈。”


这位课长看来是个工作狂人啊,所以才这么瘦弱啊,需要高速运转的脑子,如果得不到充分的休息,智商可是会掉线的呀。


我真不忍心说这是个伏笔,不过,这样就能解释得通编剧总让他智商掉线的原因了。


工作狂普遍存在的问题是什么?是习惯于紧凑的安排且严于自律,所以他们的生活是需要“轴”的。如果被打破,就会引起他们的失控,这种失控可大可小,但却是非常地致命,特别是在战时,对于高木这种骄傲融入骨血里的人。


这里,算是一个伏笔。


接下来,他对藤原说了这样一句话,“作为一名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我们不需要太多个人的情感和思想,只需要服从命令就可以了,但是作为特高课的一员,我们却需要用比常人更丰富的情感和想象力,这样我们才能时刻走在敌人的前面。”


丰富的情感和想象力,当我听到这一句台词的时候立马想起了《红色》里,影佐对徐天的那句评价——多情种子,逃不过七情六欲。很显然,这种状态在大多情报科人员或者地图炮一下,在大多数日本军人眼里,是一种非常不正常的状态。


多情意味着致命的弱点随时可能暴露,七情六欲展露得越多,就越有可能被其他人抓到把柄,但如果没有“多情”作为理解常人的基础,就无法利用情感上小小的破绽去一举击溃别人,因为没有相应的体验,也没有想象的能力。


矛盾。


如他所言,他的确是一个敏感而情感丰沛的人,这让他整个人出现一种压抑的纠结,我们可以说这是好的,当然也可以说这是坏的。想象力让他不会放过各种细节,甚至推断出比这些细节更多的事实和非事实,但情感上他又会适当不适当的放过这些细节,有些是因为飘渺的“友情”,有些是因为莫名其妙的“多情”。


这让他的一些智商的掉线显得明朗而可爱了起来,虽然可爱这个词显得突兀而不合适,但原谅我找不到更为合适的词语。他毕竟,还是一个人。


并且这将他塑造成一个更为人性的角色,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他或许并不如我初始设定的那样——是“帝国的机器,”他冰冷的外表下,仍然掩藏着艺术家一样纤细的心,这种纤细并非证明他的不坚强,甚至让他更不可摧,他的睿智,只为了担下应负的责任,还有活着。


接下来画风一转,到了审讯的阶段,虽然并非是他做的,但他波澜不惊的表现也足够说明这个人内心所潜藏的“抖S”属性,我前文才说过他人性的一面,这里是打脸了吗?显然不是,这种属性,让我来评价的话,它本身属于一种“职业属性”,比如我学习数学久了,我对字母和数字之间的联系会非常敏感,也许事实上并没有我想象的那种联系,但并不影响我会往这个方向想。


所以他的人性在处刑和逼供情报的时候,会非常自然地“技术性下线。” 不仅仅是这样,他显然是经常地处于职业状态,这种习惯就慢慢慢慢地就渗透到了他整个人的状态里,冰冷而锐利。


“太草率了,每一个人都有他的价值。”如果让我来描述,说出这种话的心情,大概就如玩弄猎物的鹰隼,把你的隐瞒和惊惶看在眼里,然后一刀一刀地剖析,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追逐一种快感而已。


就像解出一道特别困难的数学题。


TBC/


我特意为了自己写的比较逗比,如果有人喜欢学术向的可以跟我说......我会收敛的。

评论
热度(4)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