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水仙】高木x徐天x高木 《同人世界里的八苦》P5.跨不过的生与死

#火线三兄弟##红色##混合同人##水仙##高徐高##徐天##高木寅次郎#


#不想讨论道德问题##不掐cp,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P1 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P2 永远无法得到的你


P3 逃不过的两相别离


P4.抹不平的信任危机


我觉得这个甜得都OOC了,我准备找一天插播一条毫无关系的肉。【。别信】


P5.跨不过的生与死


军校很是辛苦,虽说和想象中的差不多,但是想象归想象,亲身体验又是另外一回事。每个训练结束的夜晚,脊背贴上床板便能体会到整一天的疲惫和疼痛从早以为麻木的身体反馈至大脑。起初还会有些辗转难眠,后来则是连辗转都不再有,都这么累了,还躺在床上烙饼浪费时间做什么?


但终归是有那么几个下午能偷些闲暇,获得一点不受圈禁高压的生活。


往往在这宝贵休息降临之前,高木会丢给他个听起来像是命令的邀约,或者用眼神和他你来我往一阵。而徐天总是不想和高木起争执的,这个时候的他倒不是像课堂上那般咄咄逼人地较着真,最终只低声答一句,“好。”


-------------------------------------------------


“今天的太阳很好,去回廊晒太阳吧。”


“我可以拒绝的吧?”


“不行。”几乎在徐天话音还没落下,拒绝就已经到了耳边。


“那你问什么?”


“只是问你的意见,不是给你选择的机会。”高木很认真地这样回答道,徐天笑笑,不再同他争下去。


这种无聊的对话并不为了传达什么讯息,就当只是一种独特的亲昵吧?

-------------------------------------------------

回廊上的阳光太温暖了点,晒得人颈根酥酥麻麻的,徐天努力把目光移到书的下一行,小小地打了个呵欠。


“所以一旦松懈下来,你也是会倦怠的啊——”


“我也是人,做什么不能犯困啊,倒是你,迟到了,”徐天把手上的书一合,交到对方的手上,“上次去你寝室顺手就拿了。”


“《认知茶道》,你对这个也感兴趣?”高木坐到他的身边,大片的阳光瞬间将他包裹起来,略微的眩晕感袭来,暖融融的。


徐天看他一眼,背着光他整个人毛茸茸地被镀上一层浅金,“刚说了只是顺手。”


清淡的一阵静默,能听见的只有秋虫近乎绝望的鸣叫和两人略微相错的呼吸声,这让徐天几乎要以为倚在他身上的高木已经睡着了。


“今天没有什么想知道的吗?关于日本。”高木微凉的声线把这静默破开,却不显得突兀讨厌。


“我以为今天是我来主讲?”


高木反问,“那你怎么不讲?”


“不说好做问答式的吗?锻炼整理信息的能力呀,算了算了,正巧我也有想晓得的东西——讲讲,切腹吧。”


高木似乎是有些惊愕于他的要求,立腰坐直了身子,并很难得地有些失礼,没有看向徐天,“切腹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需要……”


“不,我不想再听一遍这些我知道的东西,我想知道你怎么想。”那是种很平稳的语调,像是并没有发现高木此时的反常。


“……神圣的仪式,”高木笃定地重复了一遍,“用血去洗清罪恶,这就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觉悟。”


徐天沉默了下来。


为什么呢?

-----------------------------------------------

徐天起身走出好一段距离,才发现高木并没有跟上来,“走了,高木。”


高木如梦初醒,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和他对视一眼,两厢都带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略微的悲哀。

 

 



Answer:有人觉得这个看不懂哦?那我解释一下【其实就是我跑题的辩解x】。这里我并没有把生理解为活着,而是生活,所以我讨论的主题并非是生命,而是温暖,阳光的温暖,日常的温暖,两个认真的人把交谈聊天也作为学习的方式,在外人看来可能有点死板,但你说要怎么浪漫呢?而死,被我很淡很淡地提了一下,关于切腹。这是两人的认知差距,感情这个时候是有那么一点动摇了的,其实吧,我真的觉得这感觉挺甜的?還有就是……不知道你們聽過那個特別俗的,日本人不會說“我愛你”,而是說“今天的月色很美”。這裡借用了一下……今天的太陽很好。///^///


评论
热度(10)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