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水仙】高木x徐天x高木 《同人世界里的八苦》P6.我对你婚礼的祝福

#火线三兄弟##红色##混合同人##水仙##高徐高##徐天##高木寅次郎#


#不想讨论道德问题##不掐cp,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P1 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P2 永远无法得到的你


P3 逃不过的两相别离


P4.抹不平的信任危机


P5.跨不过的生与死


总觉得今天的我应该打天木TAG....【。


P6.我对你婚礼的祝福


“徐天,我要结婚了呢——”这次的极端刑讯课持续的时间有点长,脱水和饥饿让神智模糊,所以才会丧失理智把这种话说出来吧?高木利用这个理由欺骗着自己,并在心里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可笑,“我见过那个女孩子了,很漂亮。”


这是第五天?还是第六天没有吃食饮水地被关在这里了。


锁链挂在相对的两个角落,然后一直连到在他们颈根扣紧的项圈上,压得锁骨生疼,两人自然不笨,一人一边地缩在自己角落,用墙壁支撑着些那屈辱的标徽缓着些疼。而那链条的长度更是巧妙,若是两人尽力便堪堪够相贴,当然,在这狭室里肯定是不足够人站起来的。


而在这种困窘中吐露出一直纠结于说与不说之间的真相,高木感觉到嗓子略微地发紧,似是哽咽又似是枯竭,徐天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嘴唇泛着苍白,干涸得有些绷紧,而后他看见浅粉的舌尖从微张的唇片里伸出来,极为勉强地润了润。


“这样吗?我知道了。”


“……哦。”高木觉得自己是没有力气再挑起下一个话题了,带着一点点的叹息和一点点的遗憾用气声应了,算是告诉对方自己已经听到他的回答。


嗯?遗憾,为了什么而遗憾?


闭目的冥想忽然被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惊扰,脚踝上受了力,被生生拖拽离了墙角,“你过来些。”


徐天身后的锁链已经扯得绷紧,脖颈被勒出一圈粉红,眼神是亮亮的。


“你过来些,高木。”


“做什么?”


跽坐好的高木一如刚刚冥思时,没有料到对方突然伸过来的手。


这一次是抓上了衣襟,拉近到刚刚好的距离,可以感觉到温暖干燥的吐息,“你知道为什么会选择我们一起受训吗?”


“这不是很简单,为了抹去同情心,挑选出最优秀的种子,而你,只和我一个人走得比较近。”


“说得很对……饥饿会消磨一个人的人性,对亲近的人出手后,对其他人就更不会在意了。”


高木不明白这种双方心知肚明的东西,徐天为什么要主动揭开,他从未这样不识时务,高木还想好好的思考一下这个问题,但主动覆上来的、有些粗糙的唇瓣显然是不希望让他继续纠结,并不温柔的动作,有些凌乱的呼吸,嘴唇上因干涸而翻起来的纹路狠狠地绽裂开来,血的腥味在唇舌翻覆中传递着。


那滑腻的液体带着恰到好处的湿润滋润了味蕾,濡沫相依全是嘲讽的笑意,互相伤害,并享受着。颈项上的束缚也拦不住想要离得更近些的心情,轻微的窒息感带来的是濒死的快意。


这不像是他。


高木有些莫名的发怵。


“……徐天。”


“这算不算我对你出手了。”徐天显然不想再听他说下去。


高木没搭话,伸手揩去嘴角的血,又舔掉,而后揉揉自己有些麻木的膝盖,回到了角落里,无论怎么说,接吻并不会解饿。


他以为徐天不会再不识时务。


“还有,预祝你新婚快乐。”



FIN/

码出这种OOC的东西一定是因为我没有得到评价心情太糟糕了。ry

评论(8)
热度(14)
  1. 油桃庶穆LeaverKim 转载了此文字
    马住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