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水仙】故•事(天前天)其实我觉得这也不算cp向吧?

#前原佳彦##徐天##天前天##已经不能用私设OOC来形容了,通篇都是私设##这个算cp向吗?##睡前小故事,温暖你我他##萌物出没#

应该偏天前【ry

上海的冬天,多半是湿凉的,不见大雪,也没有封冻的冰挂,只有刺骨的寒风从未关紧了的窗缝里钻进屋,把一室都搅得冰凉。徐天把手上从宝荣叔那儿要来的碎布头叠了,塞进透风的小缝里,细细地压紧了,又用手背去试了试。确定是再没有凉气吹进来,再回身去看了炭火盆一边坐着的小女儿,挂上了笑。

“囡囡,还觉着冷伐?”

“不了呢,”她噔噔噔地一溜小跑到床边,把锦布绢面的枕头立了,爬上去靠着,再乖乖地把被子掖紧,“今天讲个什么故事呀?”

“今天你姆妈值夜班,回不来给你讲的。”

“那伢给我讲嘛。”

徐天有点儿为难,他不大知道田丹是怎样哄着小女儿入睡的,“可我不大会的呀。”

“那怎么可能嘛,”小女儿的指尖是软软的,也不知是承了谁的鬼机灵,攒住他的袖子轻轻地晃,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叫人不知该怎么拒绝,“伢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呐——”

徐天一下子被他的孩子气逗乐了,望着暗色的窗棂沉吟了片刻,北风擦过玻璃窗带出细微的啸声,小女儿安安静静地依着他,也不去催促。

半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好吧,我讲与你听。”

小女儿有些雀跃,嘴唇在他脸颊边贴了一下,“主角叫什么?”

“你听下去就晓得了嘛——”

----------------------------------------------------------------------------------------------------------

故事发生在快大茂的冬天,那里的冬天很冷很冷,漫山遍野都是厚厚的雪,踩下去可以没过膝盖,山林间的小灌木丛被盖得牢牢实实的,像是一个两个的小陷阱,掉下去雪落到靴子里腰带里,偶尔摔倒了还会落到领子里,一会儿雪化了再浸透了,就冷得发木。

故事的主人公之一叫……徐天……

----------------------------------------------------------------------------------------------------------

小女儿咯咯笑着打断他的叙述,“伢呀,你也太懒了,都不肯编个名字的哦。”

“囡囡乖,只是个故事嘛,别打断我呀。”

---------------------------------------------------------------------------------------------------------

徐天是来协助当地抗联的,他总能看到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一些细小的痕迹,一些微妙的细节。

-----------------------------------------------------------------------------------------------------------

“这些你也能的!”

徐天用眼神柔柔瞥过去,制止了她再吵闹,继续说了下去。

----------------------------------------------------------------------------------------------------------

所以,抗联拜托他去山中找一个人——落跑的三十联队队长,前原佳彦。徐天对这个人的坏其实是不清楚的,消息呢,也多半都是从他人那儿听来的,听说那人的狡猾,听说那人的残忍,听说那人手上层层叠叠染满的中国人的鲜血。

对,他是个日本人。好像也不应该这么说,应该说,他是个日本侵略者。

或许这本身就已经是很大的罪恶了。

徐天就是为了这个任务来的,又是匆忙,和当地人也没有混得多熟,他一贯也不爱劳烦别人的,问清楚情况携了张地图就自己一人上路了。但大山里的路远比他想象得复杂,正如开篇说的,看似平坦的雪面,没有人知道底下是受不得力的灌木丛,还是坚实的草地。一下子落进去,让徐天好好地尝了尝上海所没有的酷寒,从指尖一直蔓延到骨头缝里。

徐天是很了解自己的,头顶的光像是绸子一样的落下来,然后被白茫茫的雪地反射,他觉得眼球突突的疼。

这样下去会得雪盲症的。

所幸他在一道雪坡下找到了个小小的山洞,是有人特意开凿过的,大略是为了猎人们晚间在林子里过夜收拾的吧。徐天小心做了标记,又去不远处捡了些柴火。

可是世间哪有面面俱到的顺心。

徐天蜷缩在山洞的一角,那个位置能看到洞外的一小片雪地,从口袋里摸出的火柴被打湿了,他也没再去试。这倒是不能说他是不争,他不过是洞察了,便无心去做多余的,浪费体力的事情。

---------------------------------------------------------------------------------------------------------

徐天顿了顿,喝了一口水,垂眸去瞧小女儿,她没半点不耐的神色,相反是很认真的样子,似乎对徐天文绉绉的讲述并不反感。方才的话似乎是一种辩解,是说给谁听得呢?徐天也不大清楚。

---------------------------------------------------------------------------------------------------------

雪还在下,越来越大,把他来时的脚印都覆了,这说不清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但有一件事必然是坏的——原本只停留在指尖的寒意,一寸一寸地蔓延到徐天的袖子下了。徐天觉得困了起来,这种困意如同失血带来的晕眩一样,一点一点的消磨着他的精神力。

但他是不敢睡的,在这样的雪夜里,一旦睡下,能不能醒来就成了个未知数了。

半梦半醒间,徐天听见喘息的声音,很轻很促,他抬手把冰凉的手贴上自己的颈根,在激灵里拽回了神智,雪地反射的银光被拦住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苍白的脸。

--------------------------------------------------------------------------------------------------------

“他好看吗?”

“什么好不好看?”徐天一下没弄懂小女儿在问什么。

“前原佳彦,是叫这个名字吗?”

“你怎么晓得是他呢?”

“猜的,故事里你也只提了他一个呀。”

徐天陷入回忆里,他记得那人金丝边眼镜后半月样的眸子,两弯清淡的眉,还有,细细的小胡子下菱形的嘴。

但他最终还是说,“……不晓得,”又想起小孩子总喜欢好看些的主角,就补了句,“大约是很好看的。”

--------------------------------------------------------------------------------------------------------

两厢对视一眼,眼底都有一点点的惊愕,然后又很快的消失了。

徐天轻轻唤了一句,“前原佳彦,”他能模模糊糊地看到背光的那人眼神微微地一敛,这让他更确定了心下的推测,“我想你就是那个他们叫我找的人,前原佳彦。”

“おい,凭什么这么说呢,这位素昧平生的先生?”前原抛回去个问题。

“你控制得很不错,”徐天轻轻地咳了一声,“可是我说出那个名字时,你的眉峰微微提了一点。”

前原摇了摇头,一脸倦于辩驳的样子,“你视力真的很好……是我。”

在前原承认的那一瞬,他听到了清脆的、枪上膛的声音,“徐天,双人徐,天下的天,他们告诉我,要捉活的,所以,你最好配合一点,好伐?”徐天讲话带着典型吴地的腔调,暖暖软软的,在冷硬的冬夜里显得尤为可贵。

“有什么用,被你抓回去,还是要死的。”

“多活一刻,是一刻,你是这么想的吧?否则你也就不会逃了。”

前原瞧着他,扶着墙慢慢地靠过去些,然后露出一个有些苦涩的笑,“帮帮我吧,扶我一下。”

徐天走过去伸手借与他扶了,他是不怕有什么阴谋的,前原方才进来的时候借着那一点光,他看到那披风下摆晕开的一大片湿痕,几乎漫过了腰间。雪是远远没有那么深的,呆在雪地里那么久,铁打的人也禁不住的。

------------------------------------------------------------------------------------------------------

“伢,我没有懂……”

“什么没懂?”徐天调整了下自己的思绪,他已经尽力细化了这个故事,细致到他觉着心情莫名的压抑了起来。

“徐天,”小女儿皱了皱眉,还不大习惯叫出这个名字,“为什么不怕前原会伤害他?”

“他没有反抗的力气了,雪不厚,但是湿痕却在衣服上漫了很远,证明呆在雪里的时间久了,寒气透到骨头里,就会变得迟钝而倦怠。”

“晓得了。”

-------------------------------------------------------------------------------------------------------

徐天能够感觉到紧紧抓住他胳膊的那只手是滚烫的,也许不只那只手,刚落座的前原几乎是瞬间就团起了身体,方才苍白的脸颊慢慢染上不正常的红。

是发烧了。徐天摇了摇头,现下他是自身难保的,方才的一小段静谧里,他察觉到自己心率的减慢。寒冷强逼着他的身体进入到了“兴奋减弱期①”,也就是说,还保留清醒神智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宝贵。

要说的话,他没什么必要去顾及前原的死活,况且也只是——“最好“抓活的。

“徐君,我有火柴……可以麻烦你把火升起来吗?”仅仅一句话,徐天就察觉到了契合的、同样的敏锐,而他也实在看不过前原颤抖着手半天也摸不到口袋的样子,手伸过去取出了火柴。

柴火是半湿的,火柴星星点点的火根本不足以将它点起来,徐天有些苦恼,然后又把目光投向蜷在角落止不住轻喘的前原,“怀纸②。”

前原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眼神里有很多东西,那种内敛在疑惑里的一点点惊惶,很微妙。然后徐天没有等他的反应,直接伸手到他的怀里,或许是徐天的手太凉了吧,前原狠狠地蹙起了眉,露出有些痛苦的神色,“你不要装。”

徐天当时恐怕还看不了那么透,仅仅凭着记忆中那些村民的描述推敲着,这么说算是个试探,是对前原佳彦的,也是对自己的。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前原还是没有辩解,只是尽可能的放缓了呼吸,眸子垂了下去,好像是有几分可怜的样子。

徐天还想从那些微小的表情里揣测出些什么结果,但显然寒冷已经不给他这个机会,突然袭来的眩晕迫使他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从前原那儿拿来的厚厚一沓纸,为了烧得慢些,被拧成紧紧的几小卷,火舌舔舐着覆盖在纸卷上的那些有些湿润的柴禾,引得一团如烟如雾的白气飘上来,微弱的火光终于渐渐地亮了。

----------------------------------------------------------------------------------------------------------

徐天还想给小女儿解释解释什么叫“怀纸”,却发现方才还兴致勃勃问着问题的小女儿已经埋在他臂弯里睡下了。他宠溺着笑起来,把吻印在她的额头。

也好,后面的故事,没有什么意思了。

也不知道要怎么叙述。

真的。

--------------------------------------------------------------------------------------------------------

温暖真的是对于人类来说最无法抗拒的东西。

寒冷洞穴里一点点的火光,多么多么的奢侈,足够让手脚麻木思维滞涩的人心生感激。那深棕色的水渍化作了丝丝缕缕的雾气,从前原的斗篷下摆上慢慢褪去了,留下那熟悉而刺目的暗黄,一遍一遍地提醒着慢慢恢复清明意识的徐天,什么叫做相悖。

徐天知道自己有许许多多的缺点,里面最吃亏的那条就是心软;而如果把他的情感都比作角票,他恐怕凭此就能买下整个大三元。宽裕得他次次思量,宽裕得他在心中周折了许多莫名的、被叫做同情的念头。

徐天很想抓住这些念头的来由,而它们却如同游鱼一般,一下扎进他的脑海里,逃走了。

还纠结什么呢。柴禾那么少,夜却那么长。

火光最后融进灰堆里成了忽明忽暗的薄红,寒风摸索到了洞口,而后慈悲地仅分了一缕钻进去剥夺那最后一丝温度,前原打了个寒颤。

徐天转过头去看他,离的距离是不近不远。前原几乎是无意识地把斗篷裹得很紧,绷出修长的身形,而脸色还是烧红的,每次的呼吸都带出细弱的一缕热气,本来一丝不苟的刘海被些雪水浸了,颓靡地贴在额头上。

“前原佳彦,对于你来说,死在这里蛮好的。”徐天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脸上的表情还是温温淡淡的,甚至带了几分笑。

前原呼吸一滞,而后慢慢睁开眼望向他,目光里空荡荡的,开口却是极力压抑着沙哑的调侃,“徐君,那对你呢?”

“我不想死。”

“我知道,我是说我的死,”前原知道他是在故意回避着这个问题,于是努力坐直了些,对自己的虚弱很是不满,低声喃喃了一句,“ちくしょう(可恶)”

“可能不是那么好吧,至少现在。”徐天把有些僵硬的指节放到唇边,暖热了些就去解棉衫上的盘扣,前原抬眼瞧见了他的动作之后,也没有迟疑地去摆弄自己的前襟,这种不必多言的心照不宣,让徐天觉得舒服——即使是出现在一个侵略者的身上。

斗篷和棉衫把可能透风的地方都挡得严严实实,徐天伸手去扶前原的肩,然后又格开了前原想搂住他腰的举动,“我觉得,你最好还是离我的枪远一点。”

“你太敏感了,徐君。”

“多一个心眼总比丢命好很多。”徐天的手潜下去,一把抽了前原卡在皮带里的胁差③,弃到了一边。

前原很自然地伸手去勾住他的颈子,熟稔得好像经常这样做一样。因为发烧而显得滚烫的体温交缠包裹上来,温暖到有些难耐,相贴的胸膛可以感到对方的心跳,急促的,和缓而有力的。徐天微微眯了下眼睛,这种暖意让他有些窒息,于是他把冰冷的手按上前原的颈根,引起对方一阵压抑的呛咳,算作报复,“你在害怕我。”

徐天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的埋头弯起了嘴角,“我不怕的。”这样手脚交缠的姿势靠得太近了,徐天能够嗅到前原发丝上的发胶味道,被他高得有些吓人的体温熨帖了,甜得发腻。

“那你为什么拿走我的刀?”前原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一边地上的短刀,然后又似乎畏寒般地缩回了指尖。

“我也说不好。”这种无理是以另一种方式宣告着自己的上风,徐天觉得这样的行为很是无聊,却不想和前原继续这个没有意义的话题。

这样的姿态,从对方的身上汲取温暖,拥抱相依,也许只是一个算不上逾矩的自保举措,可徐天仍在心里有着疙瘩,什么东西梗阻在胸间,闷得他说不出话来。

也许只是一个怀抱,一点体温而已,相互提供算不上谁欠谁的,但是,拥抱再次,也应该是和自己的同道人相拥。想到这个现下毫无防备的、把滚烫脸颊埋在自己肩膀的日本大佐,手上沾染的那么多国人的鲜血,徐天突然打了个寒战。

“徐君,还是很冷,”他停顿了一下,“我是说我。”

斗篷的领口又被掖紧了一些,徐天几乎怀疑他和前原会因此就被活活闷死在这狭小的空间里。

但如果,自己什么都不曾知道呢?刚有了这个念头,徐天便在心里嘲笑起了自己的天真。

 

“中国人有句话,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这样,算不算得朋友吗?”

-----------------------------------------------------------------------------------------------------------

故事仍然是老套的走着,风雪会在次日的早晨停止,寻上山来的人会很快找到他,唯独跳脱的是——先察觉的那个人是前原。

“穿上你的衣服吧,徐君,你的人来了。”

“我知道。”

徐天扣上颈子下的最后一颗盘扣,被压了整晚的手臂此时才回馈了如同千万只蚂蚁爬过的刺痒。前原低着头把军装的外腰带往内又紧了紧,动作缓慢而决绝,徐天看着他,一点也不想知道他不挣扎的理由。

-----------------------------------------------------------------------------------------------------------

“徐先生,前原佳彦要被枪毙了,你是大功臣,所以,请你做个见证人。”

徐天微微愣了一下,沉默地点了点头。

-----------------------------------------------------------------------------------------------------------

雪还是没化,前原被按跪在厚厚毯子似的银白里,下颌几乎倨傲地微抬着,双颊消瘦了不少,依旧带着醺然的微红。

面上的表情也不同于徐天那夜见过的,眼尾轻轻地吊着,又狠戾又脆弱,要带着病,去哪里呢?

“おい,徐天啊,”他有点惊讶,眼神里却有满满的了然,“很冷,对吧?”

徐天沉默,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徐君,私たちは友達ですか?(我们是朋友吗)”他似乎在讽刺着什么,又似乎是想交予徐天一个刻骨些的纠结。

徐天忽地与他对视一眼,别过了头,“我见不得血,这见证,我还是背过身去好伐啦?”

----------------------------------------------------------------------------------------------------------

“伢,起床了。”徐天睁开眼,瞧见身边的小女儿的笑靥。

他伸手拍拍她的头,“早上好,囡囡。”

“早上好,昨天的故事,说说结局吧?”

徐天不知道她还记得多少,那如同旁观的梦,还孱弱地纠缠着他的思绪。

“……好。”

---------------------------------------------------------------------------------------------------------

徐天在心里想着,道不同,不相为谋。

前原佳彦死了。

死在一声尖啸的枪响之后,这种时候多半会有惊起满林飞鸟的场景,但这是快大茂的冬天,光秃秃的枝梢,没有一只鸟儿。

徐天觉得有鲜血溅上他的裤腿,那种几乎将他烫伤的温暖,牢牢地黏附在上面。虽然他知道,这只是个幻觉。

-----------------------------------------------------------------------------------------------------------

“所以,是徐天……杀了前原佳彦吗?”小女儿显然还没能从这个名字的束缚里挣脱开,念叨那两个字的时候还是有些尴尬。

“也不能这么说吧,”徐天把长衫套好,小女儿便急急地凑上前,替他系好最底下的几粒扣子,“但的确是因徐天而死的。”

“徐天有些坏。”

“嗯?”

“火柴是前原佳彦的,怀纸也是,如果没有他,一直点不燃火,徐天也会死的吧?伢不是说,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吗?”

徐天愣了愣,盘扣滑了下手,没能扣得上,“就算前原没有遇见徐天,他也会死的。”

“可那不是和徐天就没有关系了吗?”

徐天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她绕了进去,他本该说的是中日矛盾的那个方面,却依着她讲起了道德。

你看,小孩子就是这么天真,他们不带着立场的去看,总以为天下的事啊,只有那一套道理。

徐天摇摇头,突然觉得有些冷。

 


普及姿势w

  1. 兴奋减弱期:在受冻致死的过程中的第二个时期,体温在35℃~30℃,血液循环和呼吸功能逐渐减弱,呼吸、心率减慢,血压下降。出现倦怠,运动不灵活,并可出现意识障碍。新生儿和心脏病患者容易死于此期,这个时期持续的时间比较长。

  2. 怀纸:一种日本人常携带在身边的万用纸,其实在穿和服的时候比较常配,这里只是为了不显得那么神乎其神。【。

  3. 胁差:中刀,小太刀,通常写做肋差。属攻击性刀具,是长刀的辅助刀具,也适用于狭窄空间。刃之长度29.9—60CM。平时与太刀或打刀配对带于腰间,除了刀的功能外还要具有野外生存工具之用。


这只是一个:“你的故事被他給了個草率的結尾,而他卻在他的故事里娶妻生子,擁有完美的結局”的故事。

晚安,做个好梦w会有删改版,我不大满意。

评论一下嘛,否则我多寂寞.......

评论(11)
热度(26)
  1. Rose庶穆LeaverKim 转载了此文字
    好戳我QAQ赞美大大写得真好QwQ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