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补档】蛇兜——战争三十题(大蛇丸x药师兜)

#蛇兜##大蛇丸##药师兜##火影##略黄暴慎入#

这是今年的补档存货,欢迎探讨人生,各种OOC。回复回复回复QVQ


战争三十题

1、关于某事的演习。

“咒印,为什么不在我身上用。”

“那只是个实验罢了,你未必是那活的下来的十分之一。”金眸对上他的眼,却奇异的没有看到对力量的欲求。

 

2、特权。

可以在夜晚任意出入那个男人的房间。

虽然向来只有入没有出?

 

3、霸凌事件。

“你不要以为你很聪明,就可以把我视若无物。”被侵蚀灰败的手袭过他的脸,有血丝从封印下寸寸溢出,兜拂去嘴角的鲜血,跪伏在他身边。

“大蛇丸大人,请让我给您治疗。”

 

4、禁闭室。

黑暗,幽闭,寂静无声。

幼小的身躯在角落里颤抖,大蛇丸打开门,有温暖的柔光倾泻进室内,小小的身影撞进他的怀。

“知道错了吗?”

“对…对不起…我一定会听话的。”冰冷的小手环上他的颈,满目惊惶。

 

5、战场之花。

崩断了的发绳落在一边,少年的银发在风里飘荡,他横着苦无挡在大蛇丸面前,像血与火里的月光,“我知道大人您不需要我保护,但这是我的战斗。”

 

6、第一次杀戮。

“兜。”大蛇丸冰冷的手摁在他瑟缩颤抖的手腕,莹蓝的光芒划过那人的咽喉,鲜血散了满手。

“为什么哭。”

“我杀人了,我杀了他!”

“你想要被丢下吗。”他颓然抓住大蛇丸的袍摆,无助地摇着头。

 

7、并肩作战。

兜的指尖沾了血,拂过大蛇丸烙上繁复封印的手臂,“通灵之术。”他跪在万蛇的背上,错开半步仰望着那位大人的背影,啊,大概永远都无法并肩吧。

 

8、信物。

蛇眸微眯,相似的嘲讽之色。他撩起短短银发,耳垂上挂着冰蓝色的勾玉耳环。

 

9、天生的差距。

为什么我拼尽心血的忠诚也抵不过宇智波家的一双眼。

为什么我尝尽痛楚的努力也敌不过宇智波家的一双眼。

我早该明白。

 

10、冷兵器。

他的手变得如同那个黑发男人一样凉,偶尔结印都会幻想出那个男人冰冷的温柔的气息。

肤质苍白,莹蓝色附了上去。

手,也可以是绝妙的杀人利器。

 

11、狙击掩护。

大人的灵魂与力量,永远不会消亡。

他永远活在我的身体里。

活在我的心里。

 

12、危险不止来自敌人。

漫长的深夜,漫长的折磨。

“你和蝎见面了。”

“那是,那是计策,啊…饶了我。”

“我不相信你,我只相信我的眼睛,治好,这里。”那冰冷的指尖拂过一道道伤口,然后慢慢愈合。

“你说的没错,我最欣赏的,就是你非凡的自愈能力。”

 

13、血。

这个,很甜。

血沾在刀上久了会钝,而你却鲜血的洗礼下愈发锐不可当了呢,兜。

睡梦里的少年依稀有小时候的模样,乖顺地蜷缩在他的身旁。

 

14、紧急撤退。

他在三忍之战中选择了全身而退。

他没有任何情绪,这不过也是战术的一番考量。却听身边的少年眸含不甘,跪伏在他身边说,“对不起。”

“你从前不是这么不识时务的,兜。”

 

15、落单。

你的死,终究让我一人流亡。

人类…真是一种容易破碎的东西啊。

连大人您,都一样。

#先写一半吧…后十五个明天再说。#

 

16、任务失败。

“失败了啊,兜,”

“是,大人。”

“你为什么从不辩解什么呢,”他把手指穿插进那柔软的发丝里,就像月光一样,“说不定我会原谅你。”

“失败就是失败,我不会妄想用理由掩盖真相,去隐瞒大人。”

“聪明的孩子。”他拉起地上半跪的少年,给予一个深深的拥抱。

 

17、伤口感染/致残。

音忍村当然不至于只有兜一个医疗忍者。

可他因为受伤后未及时处理的高热辗转于病榻的时候,大蛇丸竟然禁止任何人去探望。“他会好的,以他的能力,好不了就让他死了。”

骨节分明的手指搭上少年烧得恍惚中流泪的眼,“别怪我丢弃你,是你连自己都不爱惜。”

 

18、背叛。

兜背地里又和蝎见了面,这在他和他的计划之外。

“去哪里了。”

“只是散步。”

“散步散到国界去了啊,呵。”

兜煞白的脸色让大蛇丸觉得愉悦,带着狩猎的快乐,他依旧一句也没有辩解。甘愿的被折磨。

无法开口,是蝎的咒术。

你不相信我。

 

19、停火协议。

“大蛇丸,送你一个礼物。”蝎的傀儡后露出来一个瘦削的少年,银灰的发,墨染的瞳。

“这算是和解?”大蛇丸轻蔑地笑,“他可不值这个价。”那少年抬起头,眼神里有碎裂的痕迹。

太过了,兜,配不上你那优秀间谍的称号啊。

 

20、通讯中断。

“这一段时间不能联系了,兜。”

“为什么?”

“我想离开晓了,我找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孩子。”

沉默良久,他只浅浅点头说再不回去蝎就会发现不对劲了,大蛇丸游离的目光晃过,那人离开的背影有些仓皇。

 

21、最不愿见到的人。

与佐助的对阵永远让人不舒服,令人厌恶的眼睛,令人厌恶的人。

还拿着那把剑吗,你怎么不会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可耻呢。

对啊,你还有你哥哥,还是我给予你们见面的机会,来对付我。

可我呢,我最后的证明都被你夺走了。

 

22、误杀。

他冷酷地旁观君麻吕慢慢走向末路。

这不过一场绝美的谋杀。

其实他没有花什么功夫,只是一杯杯泡的浓些的绿茶*而已。

在大人放弃他之后。

明知道他的病本来就活不过多久,却还是忍不住亲手扼杀。

哦不,这仅仅是我的自言自语,就算有什么,也只是误杀。

*这里有点夸张,不过绿茶确实能加速钙质的流失。对于君麻吕来说,很可能致命。

 

23、陷阱。

飞进室内的苦无末端悬挂着那蓝色的勾玉耳环。

明知道是骗局却还是沉默着义无反顾。

“这不像你,兜。”

 

24、虐俘事件。

兜没有想到疼痛训练的导师会是这个让他感觉到很不舒服的男人。

反反复复,花样百出的折磨方式。乃至昏迷都是一种神的恩赐,场景真实得可怕。

“虽然不耐疼,嘴倒是很紧,真可惜不是我的手下。”

 

25、表达爱的方式。

吻过的唇不代表爱着。

纠缠过的身体更与爱无关。

唯有你赐予我的疼痛与温暖,唯有我印刻在身上你的一笔笔浓墨重彩。

其实同样也不是爱。

 

26、胜者为王。

“胜者为王?被征服不代表要臣服。”

“兜啊,你是在向我影射些什么吗。”那蛇眸里戾气缠绕,兜却早就习惯了对方的喜怒无常,不卑不亢。

“大人,您是不同的。”

 

27、逃离。

“你想离开吗。”

“不,我不会。”

“是问你想不想。”

“不想,大人。”

……

“你要离开吗。”

“是,为什么拦我。”

“你以为我在征求你的意见?真可爱。”

 

28、宣布停战。

“兜,闹别扭要有一个极限。”

“我没有在闹别扭,我是真的想杀了你!”那双金眸里血丝密布,充斥着深幽平静的狠意。

“我跟你说过人要认清自己,你始终还是不明白。”

 

29、不期而至的死亡。

三年,他的衰弱一点点清晰,佐助的成长却令人咋舌,调制的密药与研究的禁术飞速促进了他的强大。

可是这很危险,掀开预料之中的离别与失去。

黑色短发的少年与己擦肩。“你是谁。”他笑了,眉目里燃烧着憎恨。

 

30、回家。

“你是在利用我,大人。”

大蛇丸微凉干燥的手从他的银发滑到他的脸颊,似乎是眷恋地拂过那斜飞相似的紫色,然后扣住他的手。

“跟我走吧,兜,回来就好了,背叛我,你又能够去哪里。”

“回来吧。”


评论(4)
热度(76)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