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补档】卡和卡年度小段子合集【2014】

#卡和卡# #卡和# #和卡# #火影# #卡卡西# #大和# #天藏#

这是今年的补档存货,欢迎探讨人生,各种OOC。回复回复回复QVQ


#卡和卡#“嘛…天藏是我最欣赏的后辈哦…”分不清已经过去了多少时光,却始终记得银发男人眉眼弯弯的笑,在寂静的黑暗与绝望里始终不肯湮灭。“嘛…天藏是我最欣赏的后辈哦…”兵荒马乱后终得闲去到同一家餐馆,才从脑海里生生拽出一丝疼来,那个会脸红的木遁忍者,已经好久不曾光临自己的生命。

 

 

#卡和卡#前辈,总是身先士卒呢。

因为我是前辈啊,天藏。

那以前付账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前辈?

因为,天藏被我称赞的时候不也很开心吗?

前辈,痛不痛呢?

不要转换话题,都感觉不到痛了呢,天藏再不说喜欢前辈就来不及了。银发的男人依然有温温柔柔的笑意,弯弯如月。

说呀,

说呀,

最后说一遍喜欢我吧,天藏。

他却瞬间失语,哽咽不已。

没关系天藏,前辈是最喜欢你的。

最喜欢你的。

没关系的。

怀里的躯体失了温,前辈总是这么过分呢。

 

#卡和卡#

#考的太差,报社系列。#

“天藏。” 银发的男人整个人缩在窄小的沙发上,埋没在一堆抱枕和靠枕里。

“恩。”被唤作天藏的人倒是对此无动于衷,只是低头细心的整理着忍具包。

“天藏。”

“我在,前辈。”他抬起眼,那银发男人没在看他,慵懒的黑眸只空泛地盯着天花板,他摇摇头叹了口气继续刚刚的工作。

“天藏。”

“诶。”

“天藏——”

“前辈,我在听。”他依旧好脾气地迎合着卡卡西的任性。

“天藏天藏天藏天藏——”

男人固执而蛮不讲理地态度终于令他无能为力,只好走到身边低头去望了,“前辈,到底有什么事。”

“没事,就叫叫你,看你在不在。”似乎是缠绵的孩子气,卡卡西支起上身浅浅地吻了天藏的眸,获得那人片刻的面红。

“啊,起来了前辈,你一会儿还有任务。”于是卡卡西攀着他的肩膀,任着天藏把衣装忍具一件件挂上他的身。

“不想去。”

天藏知道他这样说的缘由,于是凑上去,嘴唇擦过他面罩遮盖的嘴角。“前辈早些回来。”

“嘛,A级而已,等我。”卡卡西又拍拍他的肩,眉目弯弯地消散在一阵烟尘里。

 

却没有等到他回来。

理由可以有很多。

情报失误。

那人惯常对同伴的保护。

那人的逞强与固执。

可天藏哪一个也不相信。

 

直到一切变为慰灵碑上冰冷的刻痕,久违的疼痛与失去一拥而上,淹没了曾经温暖的一切。

“前辈。”

“前辈。”

“前辈。”

我只是想叫叫你,没有期待你的回答。

我知道啊,你已经,不在了。

 

#卡和卡#

星光下的一切都是温柔的,舒朗一点点渗进大和柔软的棕发里,就像是抚触一样。然后他抬手斟满了酒,星星就一颗一颗地掉进他的杯子里,轻轻晃动着。

 

在没有很多年前,那个被自己叫做前辈的男人,曾经请他喝过记忆里唯一一次酒——星星酒。

“这只是普通的清酒而已,前辈!”大和这样的抗议道,那银发男人只是浅浅地笑,把酒杯举到窗边,清澈的酒汁夹在他的银发和月色之间反射出温凉的光芒。

“才不呢,这就是星星酒呀,喝下去说不定星光会在腹中闪耀呢。”

于是一杯接一杯,连眼前都闪耀着星光。

凑上来的气息暖得发烫,相贴的肌肤也是一样的温度。

嬉闹与调笑。

 

似乎又喝醉了呢。

“前辈...抱抱我吧。”那一向老实的男人面色如烧,眼神不再清澈见底。

卡卡西无奈,于是低下身,给予一个冰凉的环绕。

“前辈...亲我一下吧。”扬起来的脸上有迷茫也有忧伤,气息火热。

卡卡西叹气,跪坐对方身边,轻轻地印上自己的嘴唇。

什么感觉都没有,什么也没有。

而后是轻轻地磕碰声,大和轻靠在一边,似乎是睡着了一样。卡卡西眼神转向凳子上的毯子,是忘了什么吧,手就那么穿过。

异色眸子里闪过片刻的怔忪,然后慢慢弯起新月一般的弧度,“对不起啊,天藏,前辈是真的,连这个都无法帮你做到了。”

“前辈...”是轻声而熟悉的呼唤,慢慢凑近,幻想着额间相抵的温情,“不要走...”

“怎么走呢,可是天藏的执念,才把我牢牢困在这里呢。”

水渍打湿瓷砖,冰冷的地面,仍然是落满了星光,“怎么会哭,鬼魂才没有眼泪的,天藏天藏——”月光片片如羽,穿过他的身体。

 


评论(2)
热度(30)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