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高木x白川x高木】《双重分裂》NC-17 第二章

第一章

第二章

与他的严于律己有些出入的是,高木并不是一个作息非常规律的人。

他习惯晚睡,而且这个晚睡的时间几乎是不可控的,有时候甚至可以在桌前点着灯一直枯坐到东方渐明。但同样他并不希望打扰到别人,摆在桌上的时钟指向十点半的时候,他侧耳听着卧房里辗转的响动,伸手熄掉了台灯,只安静地坐在桌前。

如白天一样,月光也绕过窗棂,洒在他的桌面上。

此时的高木非常庆幸他把桌子摆在了这里,如果是一个人陷在黑暗里,那实在是太寂寞了不是吗?

身后的纸门哗啦一声响,高木仍半阖着眸子不以为然,椅子拖动的声音一直蔓延到离他不远不近的位置才停下来,他转头,正对上白川正襟危坐在他身侧的姿态。

“大半夜出来修炼?”高木瞧见他绷得极紧的小臂,面无表情地调侃一句。

白川自然而然地伸手点亮他的台灯,“不,只是失眠。”而他的穿着也一如他所说的,只是一件简单的浴衣,因为春夜的凉外面还披着一件军装外套,整个人带着刚沐浴过的湿润。

而后似乎是静夜的力量渗入到谈话的氛围里,两人相顾无言。

高木收回了目光,只用指尖在桌面上划拉着,茶色玻璃表面留下他体温滞涩的雾气,在每一个晚睡的夜里,他多半是这样度过的。深夜想必是不适宜练琴的,排解不了的情绪只能借由着无声的音乐释放出来,从《命运》到《沉思》,再到《恰空》。

如今的他也并未因为白川在一旁而觉得尴尬,但现在再取出琴来似乎显得有些矫情,于是他只是闭着眼睛在灯光下尽情戏玩着指尖,变幻的影子在玻璃面上如同微妙的冰上芭蕾。

“可怕的技艺。”

高木睁开眼,白川的姿态似乎是放松的,他一只手曲支在藤椅的扶手上撑着头,另一只手搭在桌上,整个人都恰到好处的藏匿在阴影里。

“先是舒曼向克拉拉示爱的《春天交响曲》,接下来却又是贝多芬的《悲怆》,高木君,情绪切换得这么快,真的不会分裂吗。”

用这么平直的语气说出的问句简直让人毫无回答的欲望,当然白川或许也并不需要他的回答。高木现在才感觉到由于过于投入而忽视的指尖的震颤,他并不擅长钢琴,刚才的那一段不说错了多少,但已足够作为干扰项,而面前的这个男人还是度透了。

高木的确喜欢这种跌宕起伏的感觉,沉浸进去,然后用尽情感和气力,将悲喜极端的乐章交错演奏,反复,反复,反复,这让他放松下来,或者说这让他整个破碎再重建。仿佛喜极而泣,仿佛悲极而乐。他用这种过于偏激的方式,教会身体和意识:所有的感情都是共通的。

“钢琴并不是我擅长的乐器。”他冷淡地回复,意图结束这个话题。而白川却伸出了食指,轻轻地点在他右手拇指指尖的茧子上。

“小提琴。”

这种似乎很亲密的接触就如同一种冒犯,高木的眼神冷了下来。可以说是艺术家一般的清高,或者是与生俱来的敏感,他非常讨厌非必要的肢体接触。那只从幽暗处伸出来的手沐浴在台灯暖黄色的光下,皮肤上细小的纹路也被光填满,过分的瘦削让他只能以修长来作为赞美。

但也就是下一秒的事,他开始摸不清自己为何要想方设法赞美白川。他微抬眼看过去,发现白川也正望着他,目光干净冰凉,藏着几分饶有兴味的欣赏,除此之外高木居然找不出一点别的什么情绪。

也许是每个人潜意识中对自己的放纵吧,白川给他的相似感,让他并不是那么的反感,甚至觉得欣赏更多一些。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把自己活生生地从挂画上撕扯下来。

白川似乎对这种长时间的静默毫无动容,既不觉得尴尬,也不会主动再说下去,于是高木深深地吸了口气,却说出一句和上文没有什么关系的话来,“很晚了,白川君。”这算是主动截断了今晚的对话,他并不希望和白川过快的熟悉起来,直觉反馈给他的是关于危险的警告。

就连对视,他们的目光都接触隔着两道玻璃墙,这会过滤掉多少或者是模糊掉多少高木并不清楚,但就刚刚那一瞬他似乎看到白川在笑,这让他觉得违和,他很清楚自己很少有那么柔和的表情,也在这一瞬间确定自己并不适合这样的表情。

而白川似乎没有觉察到气氛有什么不同,只是起身单手拎着藤椅放到了自己的桌子旁,再朝他一点头,“那么晚安,高木君,”黑暗是多么好的遮蔽,高木在亮处,看不清白川处在暗处的表情,“希望你有一个好梦。”

高木望着白川的背影把台灯熄灭,白川进房后纸门并未被拉上,而是留着足够让他通过的开度,他可以清晰地听见那人悉悉索索褪下衣料的声音,然后是轻轻的磕碰声,大略是摘下眼镜放在床头柜上的声响。

高木第一次开始无奈于自己的敏锐,这种过分的观察力,让他觉得自己如同一个窥视别人正常生活的变态,即便是不出于他的本意。

闭上眼睛的时候高木很快感到了疲惫,一旁传来的呼吸声悠长均匀,这种有陪伴的感觉已经过去了很久,久到他都快遗忘了。

至于身侧这个人究竟是怎样,在睡意降临之后也不怎么重要了,要说,也只能在梦里深究了。


TBC/

不要深究前面那三首相关小提琴的曲子,后面两首钢琴曲都不错w

你说高木他咋就不学二胡呢【不是】那样我就没有这么严重的信口胡诌的感觉了。

我现在觉得自己总是在胡说八道。


评论(3)
热度(9)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