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高木x白川x高木】《双重分裂》NC-17 第八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新年快乐亲们,新年第一更就长一点好啦!

爱你们哟!

当当当当!答案揭晓。

现在的新年竞猜是——看到了小川拉走小白川的那双眼睛,属于谁呢?



高木突然从梦中惊醒,他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冷风从关不上的窗缝里透进来,把他一身的汗吹得冰凉,冷到骨子里。

梦里支离破碎的片段他还能回忆起来一些,有血,有刀,还有小川进明。

他记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把这些元素组合起来,得到了个让他愉悦的答案——他杀了小川,尽管只是在梦里。

他应该高兴的。

虚掩着的木门吱呀一声,刚刚给他做了包扎的石田有树走了进来,“高木君,还不回寝室吗?”

“刚刚打算休息一下,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抱歉,石田医师。”高木一下从简易的担架床上坐了起来,可能是动作幅度太大,小腿肌肉毫无防备地抽搐了一下,引得他倒抽了一口凉气。

石田听到这话立马上前了两步想要试试他的额温,高木不大习惯地偏过头,石田知趣地缩回了手,又瞧了几眼他伤着的那只手,“要自己多加注意啊,手这几天不要碰水,需要我开一副感冒药给你吗?”

他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看着石田在药品出入登记册上写下他的名字,轻声道了谢,带着石田给他的那些消炎药就走了。

石田转头望了一眼挂钟,也到了快换班的时候,他揉了揉眉心,本来和他同一个诊室的医生不知什么原因请了好几天假,这也害他连续加了好几天的班,没日没夜的。今上午总算等来个电话说是要替班,漂亮话也说了一堆,回来会好好犒劳他之类的。

说不定还能敲诈那家伙请自己喝顿酒?唉,这个也不重要,回去补上这几天缺的觉好好休息才是重中之重,他一面想着,一面关了休息室里的灯。

 ---------------------------------------------------------------

但很可惜,石田那点小小的愿望又被打破了。

“可恶,如果你没有什么天塌了的大事要告诉我,依照你吵醒我的罪过我现在就想去学校掐死你,叶山空也医师!”石田顶着一头鸡窝似得乱发在电话机前抖得像筛糠,咒骂的声音却中气十足,一点儿也不像是几天没睡够的样子。

电话那一头的叶山也无辜的很,讷讷地回了句,“那你快来学校吧,出大事了。”

天照大神啊,你快把我这个愚蠢至极的同事带回你的身边吧,石田愤愤地挂上电话,胡乱地抓了两把凌乱的短发,手忙脚乱地开始穿衣服。这才发现自己过于激动竟没有问清楚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再打电话过去又老是占线,只好掬了一捧水草草洗了把脸就冲了出去。

的确是出大事了。

石田气喘吁吁地赶到自己诊室里,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本应该值班的叶山也不见人影,心里一下炸了锅。他还以为那个一向老实的同事竟想出这样无聊的点子来整他,满腔怒火无处释放的时候,叶山终于出现了,面色惊惶,一把抓着他的袖子怎么也不肯放。

“你别抓着我,有话好好说!”

“石田,高木死了……”

“谁?!”他一惊,没多久前还见过那个青年,瘦瘦的一张脸,冷漠却礼貌,如传闻一样不好接近但也如传闻一样引人注目。

叶山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乱了嘴,“小川死了,小川进明!就学校里风评特不好的那个。”

石田从外套里掏出一包烟,用指关节顶出一支,却怎么也找不到火柴,愤愤地屈指折了丢到了地上。叶山如梦初醒,烟都丢到了地上才去拦他,“石田,这里不能抽烟的。”

“所以我没抽啊!”石田一脸挫败,“而且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把我叫来干嘛,我只是个医生,又不会探案,难不成怀疑是我杀的?”

这时门又吱呀一声开了,进来的几个人穿着警服,石田面色古怪,不会正好被他说中了吧?

说到底,确实他见那个小川进明的次数还不少,多半是那人被打得惨兮兮地过来找他治疗包扎,次数一多他也就熟了那人的变态性子。那些伤他看着就疼,那人却总是笑笑的样子。后来在医务室来来去去,传闻听了不少,也萌生出厌恶。

可这只是心下想想,远不到把小川杀了这么夸张吧?石田胡思乱想着,一面挂上了笑,“请问……”

“石田有树对吧?请跟我们走一趟吧,不会浪费您很多时间的。”

不会浪费很多时间?难不成是已经给他定了罪,就等着他认罪按手印关起来?身后的叶山上前两步凑近他耳边,压低了声音,总算说了几句有用的话,“他们怀疑的人中,有高木寅次郎,你现在……是他的证人。”

石田松了一口气,总算理顺了短短时间里发生的这一切,难怪叶山会慌不择言地说成是高木死了,哪个良民一下见到这么多警察,就算什么坏事也没做过,都会紧张得不行吧。

“好的,”石田安抚地拍了拍叶山的肩,跟着那几个警察就出了诊室,随手又弹出一根烟,“借个火吧,警官先生。”

 ---------------------------------------------------------------------

小川真的死了。

很奇怪,知道这个消息的高木心下竟并没有一丝开心,或者是释怀,而是深深的恐惧。

高木坐在审讯室里,不知道是这里太冷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手脚冰凉着,这让他觉得受伤的手指越发地疼了起来。警察厅也很有手段,把小川尸体的照片洗印出来摆在他面前,不知道是为了逼出真相还是引得他崩溃。

那些照片是黑白的,唯一能反映出鲜血的是小川军服上大片的灰,一点也不可怕。

令高木恐惧的显然不是这些照片,而是那种熟悉感,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既是对这个画面,也是对这个手法。

小川是内脏破裂失血过多导致的死亡,但是身上有很多瘀伤,似乎是经过了激烈的搏斗,或者说得过分点,是单方面的殴打,才最后给了他个非常疼痛的痛快。

拙劣,但有很多血,很恶心。高木这样想着。

面前那个警官翻来覆去就是那几个个问题,“高木寅次郎,小川进明是你杀的吗?”“高木寅次郎,小川进明死的时候你在哪里?”“有谁可以作证?”

而他被问得心烦极了,就差没有拍着那份笔录告诉他你不会自己看啊,面上却是止水的样子,认真地一句一句回答着,“不是。”“我在校医院休息室。”“当日值班的石田有树医师。”

石田踏进审讯室的时候是第十七遍绕回第一个问题了,高木单手撑着头,望向他的时候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我就是石田有树。”

“当日是我在值班,高木君伤了手,是我给他做了简单的清创处理。”

“后来让他去休息室休息一会儿,我给他开了消炎药,他一直没去拿。”

“我要换班了,查休息室的时候才发现他睡着了,在休息室里。”

石田并不等着那个警官问他,先声夺人地说完了他知道的一切。

警官一面记下来他所说的一切,一面又扔出个问题,“所以只有你一个人?”

“对,”石田轻描淡写地在空中弹了一下烟灰,笑容是有些痞气的霸道,“您认为不够?或者认为我在骗你?”

那警官还很年轻,似乎没见过这种到警局里还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半天不知怎么说下去,石田又补了一句,“没关系,警官,您大可以说出来。”

高木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那么……高木寅次郎,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他没办法,只能把话头转向一边沉默了好久的高木。

“您一定没有提前做好功课,去调查我的成绩。”

“嗯?”他一下捉摸不透高木话里的意思,用短促的鼻音表示了自己的疑惑。

“如果真的是我做的,一定比这个,”高木伸手拿起一张桌上的照片晃了晃,“手脚干净得多。”他话音刚落,面前两人的表情都变得有些难看,不过石田是忍笑憋得,冲着高木悄悄地比出个大拇指。

没有由头也没办法把高木扣下不让走,高木望了望审讯室外等着的那一排,不禁为这个人数咋舌,“他可真能同人作对,你说对吧,高木君。”

高木点了点头,“我以为石田医师是个温柔的人。”

石田一下绷不住严肃的脸,笑出声来,却不急着辩解,只是没头没脑说了一句,“小川家族的势力,集中在警察厅。”

“我知道了,谢谢您。”

“谢什么,”石田毫不介意地一挥手,又比了个拇指,“高木君很厉害,不过我现在困得不行啦,有机会的话一起喝杯茶吧。”

“回见。”高木望着他的背影,刚明媚些的表情又蒙上一层云翳,阴沉下来。

TBC/


我个人是非常喜欢石田的...

又甜又帅气,而且不要脸。

最近在写TBBT的同人所以会更的比较慢....不过我应该不会爬墙吧。

评论(3)
热度(8)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