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TBBT】SheldonxLeonard《It was all my fault》

梗有点羞耻。

请不要随意殴打作者系列,Sheldon能淡定的说出那个词,可是作者打出交【】媾这个词都会面红耳赤///。
cp推广向,没有太重的cp感。 

 

Leonard又陷入了感情危机。

显然,并不是每一次Sheldon都可以用“请不要伤害我的朋友”这样的话,来调停这个问题。也不是他任性妄为的愤怒,就可以解决这个世界所有的争执。

于是他只能坐在他的“专属座位”上,有些局促地望着满脸写着沮丧的Leonard,而后他似乎是为了能更舒服些,便把双脚从软底小牛皮的家居鞋里抽出来,脚跟踩上沙发边缘,长手长脚蜷缩成一小团。

“Sheldon,你在做什么?”Leonard问,显然他并不习惯于Sheldon安静得太久,这总意味着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往往是不好的那种。

“思考,”Sheldon那双浅色的眼睛骨碌碌地转去望向他,小鹿一样轻触了他的目光,然后又逃开了,“每次安慰你只用there,there,似乎显得太苍白了……而这是我的茶,你别肖想。”

“所以……”Leonard拖长了尾音,然而Sheldon却好像没有再说下去的欲望,“又怎样呢?”

“虽然说不上原因,但我觉得你在发脾气,而且好像是对我,可是这是为什么?”Sheldon难得地变得敏感了——这仅限于社交嗅觉,他的声线里满含了谴责与不解,不明白自己难得的好心又哪里触到了Leonard的神经,“让我想想……”

“Damn!”Leonard低声骂了一句,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对谁,“你不需要知道,你也不会知道!”

Sheldon一脚蹬进自己的家居鞋里,一把捞起桌上的茶杯,“这真是遗憾,Leonard,我想起你曾经在我说‘我是你的替代家人’时表现出了非常不一样的反应,我正准备这一次继续使用这一句话来……安慰你,如果你这么认为,但现在,”他摸了摸茶杯的下缘,然后露出了一点嫌弃的表情,“茶因为你的纠结不清而凉了。”

Leonard陷在现下的“纠结不清”里,显然不能理清Sheldon话里的逻辑——当然,也许也根本没有逻辑,“Ok, It was allmy fault, Sheldon,but,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提高了一点声调,“我现在一肚子邪火,所以你能帮上什么忙呢?!Dr. Sheldon Cooper! 或者应该说我的替代家人?!”

果不其然,Sheldon如同他母亲比作的小鹿一般,受惊似地后退了半步,茶杯里未动一口的茶水一下子泼溅出来,弄湿了他的绿灯侠T恤。他手忙脚乱地用手去擦,然后却弄得更糟——湿了一大片。

Leonard从纸巾盒里抽了好几张递过去,而Sheldon却毫不领情地放下茶杯一溜烟跑回了自己的卧房里,就像很久以前他受惊逃回屋里一样。他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中,过了一会儿,Leonard只好讷讷地收回了那给不出去的纸巾。

Leonard现在有些懊悔刚刚不经过大脑的话了,Sheldon并不常露出这种表情,他想着要道歉,身体却很疲惫,于是它拽着理智一起回到了自己的卧房,理智好像也拒绝反抗了。

那就明天吧,明天再道歉好了。

但往往事与愿违。

在缠绵反复的噩梦中突然传来了机械性的撞击声和呼唤,“嘭嘭嘭”X3和“Leo”X3。

Leonard惊醒了,模糊中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他此时并不像是往常那样愤怒,而是沉浸噩梦带来的恐惧过后的空虚,“Oh, Sheldon……”

他话音未落就被站在床边立着的Sheldon抢白了过去,“我知道现在是两点钟,Leo.”

Leonard从床头柜上摸到了自己的眼镜,模糊的Sheldon骤然变得清晰了,看来奇怪的不只是Sheldon对他的称呼,还有……他不仅仅没有换睡衣,竟然还穿着早些时候弄湿了的那件T恤,“你为什么要这样叫我?”

“据说一个昵称能够表示亲近与喜爱,我认为Leo比Nard好,毕竟Nard读起来有点像是nerd,虽然你本来就是……但我觉得有必要委婉一点。”Sheldon看起来像是要坐到他的床上,但显然他很快便发现那个位置并不够舒适,最后环顾一圈还是选择了靠在Leonard的柜子上。

“委婉?”

“对,委婉,不直言其事的一种说话方式,you know?Leo你永远都搞不清什么才是谈话的重点。”Sheldon依旧是略带嫌弃地垂眼望着他,那双眼睛在暗处……折射出深海一样的墨蓝。

清醒过来的Leonard现在不止有一点不爽,从被吵醒到被数落,“Ok, Sheldon, 你想要做什么?”

“我想要告诉你困扰了我七小时又十七分三十七秒……三十八秒……三十九秒……”

“该死的,别管时间是多少了!你倒是说下去啊!”Leonard愤怒地扶了一下眼镜,然后从床上坐起来,趿拉着鞋子向客厅里走,他觉得现在自己急需一杯牛奶,来浇熄自己内心燃烧的“怎样杀死Sheldon。”

Sheldon下午难得的社交敏感显然已经见上帝去了,他小心翼翼地跟在Leonard身后,目光在Leonard滚动的喉结和牛奶杯之间逡巡着,“Leo,我一直在思考你下午所说的‘帮忙’,显然这并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依照你平常的索求,再综合考虑到你的失恋,我的分析结论是:你在暗示和我交【】媾以解决你的郁结吗?”

“咳咳咳……”很明显Leonard呛到了,Sheldon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在他几乎把肺都咳出来的时候僵硬地拍了拍他的背脊,“There,there.”

Leonard想过很多Sheldon打扰他睡觉的可能,比如说Sheldon的卧室里有一只蜘蛛,比如说他又听到了什么悉悉索索的小声音。但现在Sheldon给出的这个答案太惊人了,“你疯了吗,Sheldon,这就是你智商187的脑袋得出的结论?我真想把剩下半杯的牛奶泼你脸上。”

“不良的生活事件和环境应激事件可以诱发情感障碍的发作,比如狂躁症,而前提包括失业,家庭关系不和,失恋——就是你这种情况。”Sheldon的语速还是那么快,眼睛死死地盯着Leonard嘴唇上的那一圈白,直到他实在忍受不了地舔掉。

“狂躁症属于精神疾病吗?”Leonard问。

“当然。”

“所以我杀了你应该不用付法律责任吧?”

Sheldon抿着嘴往后退了半步,脸上的表情既惊恐又费解,“Leo,我并不介意由于狂躁症导致你产生冲动行为以至于性行为轻率,并且进一步向我提出这样的邀请,但我想你不至于一下就严重到伤人的程度吧?”

“Sheldon,你到底想说什么,到底是谁说我有狂躁症的?”Leonard又把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这让Sheldon有些担心起隔音效果太差是否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冲动易怒……Sheldon在背后弯曲了自己的大拇指,“我想表达的是,第一,我不想和现在的你交媾,第二,刚刚说你有狂躁症的人是我,而且我并不记得狂躁症会导致患者记忆力下降……”

Leonard重重地把杯子顿在了桌子上,思考着怎样才能快速结束这段毫无意义的对话去睡觉,“我知道了,Sheldon,在这种事情上不回答就已经是拒绝了,你不必特意告诉我。”

精力旺盛,Sheldon这么想着,又屈下了食指。

“唔,显然你又歪曲了谈话的重点,我更关心的是你的狂躁症,不过我以为我的逃跑已经代表了一部分拒绝,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让你了解更多一些,关于我的动作语言,不必拘泥于时间。”Sheldon依然眨着那双认真又天真的蓝眼睛望着他,一手按在沙发靠背上,看起来乖顺而温和。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没有人比Leonard更能看清那翕动在Sheldon背后的黑色小翅膀。

“我介意,而且我向来只注重结果。”

自我感觉良好,Sheldon屈起了第三根手指。

“在你那毫无进展与新意的研究上,我一点儿也看不到你刚所说的‘结果’,况且我现在亲自告诉你答案,也就是你所说的‘结果’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吗,Leo?”Sheldon又恢复了那种双臂抱胸的严肃。

“别那么叫我!”嗯,看来昵称并不能缓和针锋相对的友谊呢,Sheldon在心里给这个方法打了个叉,“好吧,Sheldon,It was all my fault, 我很抱歉,可以让我去睡觉了吗?”

“我接受你的道歉,当然可以。”Leonard松了一口气,早知道问题可以这么简单的解决,也不必耽误了他大半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躺上自己的床不到半分钟,又响起了敲门声……

“Oh,god,你又怎么了?!”

“你需要治疗一下你的狂躁症吗……我可以发一封Email给你的母亲让她来看看你。”

“如果你再不滚,我一定会亲自体验一下狂躁症杀人是否需要付法律责任,Sheldon。”

行为草率,不顾后果,Sheldon曲起了无名指和小指,他盯着自己的拳头看了一会儿,并决定把刚刚编好的Email发去给那位优雅睿智的女士,“晚安,Leonard。”

“晚安,Sheldon。”Leonard已经被彻底磨没了脾气,他现在的语调低落而无奈,而事实上几乎每一次的“深夜心灵交流”都是以Leonard的精疲力竭而告终,而这一次果然也不例外。

而在门扉被Sheldon阖上的瞬间,Leonard就陷入了半梦半醒的昏迷状态,却又突然有什么灵光一现,把他生生惊醒。

——靠,Sheldon说的现在不想跟我交【】媾,呸,上床是什么意思?!

 

FIN/

注解:耳朵掰手指计数总结的……都是狂躁症的症状。【原谅作者的恶趣味】

食用愉快!不愉快也不要打作者。其实后面有强迫Leo唱soft Kitty的花絮,但是作者自己脑补享用了,就这样。


评论(2)
热度(66)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