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高木x白川x高木】《双重分裂》NC-17 第九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没有充足的证据,也找不来一个证人,小川进明的死成了一桩悬案。

可是这并不能使高木安心,他总觉得有什么要发生了,他梦境里也时常会出现死去的小川,视角也很古怪,竟同光一那件事一样,总像是自己做的。

解剖课上他总感觉到秋本的眼神,但他望回去的时候又总会被秋本避开,这种奇怪的往来让高木有些无措,却不知道找个什么由头去开启话题。

“高木君,下课以后可以帮我整理一下器械吗?”也许是秋本先按捺不住了,在临近下课的时候对高木提出了要求。高木点了点头,把秋本脸上的犹豫全都看在眼里。

下课铃响起,随着手术刀和铁托盘碰撞的脆响三三两两地停息,教室里的学生也走得七七八八了。高木一手拿着抹布从第一张解剖台开始,一张一张擦得干干净净。他知道这些会有实验员处理,但是他直觉秋本有话要对他说,只好用了这种方式拖延时间。

“高木君,你还记得小川进明吗?”

高木没想到秋本会主动跟他提起这个人,他把手里的抹布丢进桶里,直起腰去望着秋本,“当然,秋本老师。”

“他死的那一天,”秋本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但还是一咬牙,委婉却又坦诚地表达了疑惑,“我看见他拉着个……身量同你相似的人去竹林。”

高木一惊,对于小川的死,他想过很多很多种可能,唯独没有这种,一句“那不是我”在舌尖上一转,又被吞回腹内。高木无意识地维护着白川,就算内心并不肯承认那就是答案,“所以,老师是怀疑我杀了小川吗?”

秋本突然觉得有些恐惧,自己竟在某一个瞬间感到了庆幸,庆幸的不只是高木的毫发未伤和无辜,还竟庆幸死的是小川。而秋本面前的高木同样觉察到了恐惧,他没有想过白川日日维护着这个秘密,掩藏着残忍和血腥,在他身边安静得几乎温顺。

秋本脸上有些为难,他心里是偏爱着眼前这个青年人的,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熟视无睹地放任高木,他说出来的目的甚至不是想要告发,只是……小川同样也是他的学生啊,“不,老师没有怪你的意思,那本来就是……”秋本没有办法说出那句应该,没有谁的死是应该的,但他又的确庆幸高木没有受到伤害。

 “责怪”这个词已经赤裸裸的表明了秋本的态度,高木心里有点酸涩,面前这个长者显然是袒护他的,就算是犯了天大的错误他也总在袒护他,即便是不相信他,“秋本老师,那不是我做的。”高木的回答斩钉截铁。

对于这件事,他在秋本面前,固执得像一个孩子,而秋本也许同样觉得,他只是个犯了错误的孩子。

到底是谁先让谁失望了呢?

秋本望着高木的眼睛,那里面有着遭受怀疑的不可置信,有着他看不懂的困惑,唯独没有被堪破的紧张恐惧,秋本突然地放松了下来,好像心里落下了一块大石头,似乎仅凭高木一言就够他松懈下绷紧的神经,“我相信你,高木君。”

大略真是自己搞错了吧,只是匆匆一瞥,学校里同高木肖似的人,也并不是没有。

明明不该如此草率地做出判断,可高木的眼神太坦诚,他无法怀疑。秋本从讲台上走下去,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高木难得没有拒绝,他说:“谢谢,谢谢你,秋本老师。”

“那么你先走吧,这种事,本来也是有实验员做的。”秋本很快释怀了这一切,高木哑然,他不懂这个长者的心思,究竟是太过天真,还是真的那么坦然。

 

刚走出实验楼高木就褪去了原先的故作镇定,秋本的话揭开了本来笼罩在真相之上的迷雾,底下的一切赤裸裸地指向了一个人——白川。

他不知道白川为什么还可以那么坦然地同他相处,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正如他不知道为什么了然是白川杀了小川自己反而更加疼痛,明明沾染上鲜血的,是别人的手。

身手拙劣却能完美地掩饰掉痕迹,这本来就很不合理了,偏偏当时的自己竟毫无所觉。

对啊,谁会怀疑到白川呢,高木这个时候才仔细思考起过往的种种。低调,内敛,在这个学校甚至是毫无存在感,就连流言也从未拿他当过目标,像是一块贫瘠的土地,寸草不生。高木竟从没有怀疑过白川,他只品尝着白川的优秀和妥帖,甚至为能够独享而冒出小小的愉悦。

他心虚地接受着白川那种无条件地付出,却偏偏不是不受用,而白川也像是富足的大户,挥霍无度且毫不在意,但也就是这样的温暖麻木了他原本敏锐的神经。

他的确是……从没有考虑过为什么白川的光芒从未被另外的人察觉。

“高木?”他推开门,竟有种精疲力竭的脱力感,白川穿着他平日最常穿的那件风衣,半靠在窗边。

两人身量相差无几,穿衣打扮的风格更是相似,闲时都是风衣或者披肩,也都不喜欢过于生硬的布料,柔软的羊毛呢,掺了一点儿杂毛的混纺,他们都穿得来。正因如此,他们原本泾渭分明的衣柜慢慢变得混杂,冬日天亮得晚,摸黑穿错了事也时有发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白川总比高木显出更为锋利的气质,柔软的料子一裹,就像传说中配不了刀鞘的妖刀。

“白川,你知道小川进明吗?”高木这个时候突然明白秋本的犹豫,他竟然一开口也是那样磕磕绊绊的措辞,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白川望着他,眼神里毫无波澜,“知道。”

“还有呢?”

“他死了。”白川把两只手交叠在身前,神情坦然,好像他们之间现在并不是在谈论一条人命,而是今天的晚饭。

不知从何而来的寒意从高木脚跟升起,他一遍一遍地回忆着出现在梦里的那些片段,他好像抓住了真相的一角,而那真相似乎太沉重,他怎么也没办法把它从阴暗之中揪出来,“白川,你说过,真相往往离人只有一墙之隔,现在墙垮了,真相已经在我手心里了!”

白川起身走到他面前,轻轻扶了一下眼镜,距离那么近,他似乎都能嗅到高木身上残存的那一点消毒水的冷冽气息,“已经结束了,高木。”

“你什么都不明白,真正的游戏,才刚刚开始。”高木说得很轻松,却一点也不觉得这是游戏,白川的不坦诚让他觉得心烦意乱,无意识地放了句狠话。

“我知道的比你想的要多,高木,挡在我身前并不能让你更快乐。”

高木觉得白川的话很可笑,明明守口如瓶的人并不仅仅是他。他的话说得很明白,白川却仍在绕弯子,居然还反过来指责他,“白川,我讲得够清楚了,现在是你在隐瞒。”

“你会来问我,就已经证明你很清楚小川为什么会死。”白川转身关了灯,室内沉浸在黑暗里。

不欢而散,高木突然想到了这个词。

白川低低地用肯定句告诉他他清楚小川为什么死,可他却并不认为自己真的了解。人命不能简单地套进白川对他的关心里,他胡乱地想起暧昧缔结那晚白川的话。

——月亮很美。

今天也是。


TBC/

秋本就像我一样。

对高木小朋友简直是脑残粉级别的信任。

就快要到初H了,你们希望看到谁攻呢?

不管想看到谁我已经决定了。【不是】

给个评呗,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x

评论(5)
热度(9)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