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高木x白川x高木】《双重分裂》NC-17 第十一章【H慎入】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我来感受一下自己够不够含蓄会不会被屏蔽。

第十一章

高木放任了自己空闲下来的唇舌,絮絮地诉说了以前的事情,把自己的秘密交了出去,用以让白川亏欠他永远无法偿还的沉重。

他向来话少而精炼,反而不知道如何讲故事。茫然间,高木半是强迫地把自己的手与白川的交叠,十指相扣。而在那柔软舌面舔过他腰线的时候,他的手指紧了又松,似乎是要把白川推开,最后又什么也没有做。

“小的时候……曾经和兄长,唔,被绑架。”这可真是个糟糕的开头。

他侧着身子,白川另一只手的手指顺着他的蝴蝶骨一直下滑,一节一节地拂过他竹节般的脊椎,姿态如计数一般缠绵。欲望并不陌生地燃烧起来了,但这么一点儿也并不足以影响到高木的思绪,那些过往在他灵魂里打下了烙印,他根本不怕也不可能忘记。

可是高木还是在这种小小的、无望的欢愉里松开了与白川交握的手,这样附带感情的缠绵并不是他想要的,所以果断地割离比较有利于伤痛之下并不坚定的内心。他感觉得到相贴的掌心里全是粘腻的冷汗——那些全都属于他。

白川鼻尖轻轻地摩挲着他最后一根肋骨下的凹陷,手指则附在随着他喘息而绷紧的小腹上打着圈儿。他的嘴唇很柔软,像是三月初从最南边开上来的樱花,把仅有的那一丁点儿痛楚都剥离干净,毫无痕迹,剩下的全然都是快乐。

但这也并不能动摇他,或者说这也并不能满足他,高木此时的语调依然是那么的平静,深色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望着天花板。

“他们一开始就想要我们死,或许不能说是绑架,而是谋杀,我和他被关在废弃的地窖里……哥哥,嗯不,光一偏偏不要。”高木在这段叙述里,莫名其妙地替换掉了称呼,他的潜意识好像在逃避着什么,并因此有些喘不上气来。他不知道白川听不听得懂——那时的他还小,不明白死亡,仅以为那等同于黑暗,单纯地毫不在意,心里满满想着的都是:没有光的世界里,他还有哥哥。

接下来白川伸到他唇边的手指带着昭然若揭的意味,但高木依旧抬眼跟他对视了片刻,然后又似乎从那人死水般平静的眼神里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他停下话头轻轻将它们抿进嘴里,用唾液濡湿,用舌尖予以抚触,但这显然不代表他驯服。下一瞬,闭合又松开的齿列在白川的手指上留下了深深的牙印,有些地方甚至渗出了细细的血丝。

而白川并没有出声,似乎一切尽在意料之中。

这其实只是高木一个人的宴席,白川作为宾客却将主人享用。但高木却并不紧张,虽然他从未跟另一个人共享过相关情欲的温度,但他很清楚接下来,再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

他笃定不会有什么体验比他过去所遭受的一切更坏,这的的确确就是他的选择,他将一个不抗拒的吻叠作请柬,邀请白川参与其中。

“其实我并不知道,唔啊……过了多久,但那时的我,并没有那么坚强。”这种承认自己虚弱的感受实在太过可耻,高木的眸子里蒙上了情欲之外的云翳,即便他明白,很多现在看来简单的事情根本没办法用来要求曾经年幼的自己,也无法坦然地原谅自己曾经的无能为力。

白川显然并不希望他继续自怨自艾下去,他的手法让高木觉得过于刺激,被自己的唇舌润湿过的手指带着潮乎乎的血渍,不容抗拒地破开了他微弱的防备。高木以为自己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放松下来,但下一瞬换气的时候他却不由自主地紧绷了身体。

这并不那么舒服。

白川并没有尝试抽动埋在他身体里的指尖,这种停顿足够他喘息一下,用以放松身体的桎梏。而白川也许是看出了他的犹疑和艰难,辅助性地伸出另一只手握住了他微抬头的前端,凉意便从靠的极近的内部和外部缓慢地渗透进他的耻骨和尾椎。

“他逼我,活下去……一开始只是割破指尖流出来的一点点血,我本应该觉得恶心,可是太饿了,那真的很甜。”

高木很快地就领悟了放松身体的方式,他低声的叙述被那温柔的抚慰翻搅得七零八落——每一次的抽动扩张或者是套弄揉捏都让他几乎按捺不住地呻吟与喘息;每再多一个指节带出的靡丽水声都让他嘴唇发战组织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他能感觉到白川的指甲轻轻擦过体内,带着一阵苦涩的快意顺着脊椎一路往上爬。

白川的手指很长,高木此时清晰地想起了十指交错时的触感,并品尝到了一种可以说是“惊涛骇浪”般的愉悦。

在这样寒冷的冬夜里,他竟然感觉到了逼仄的湿热。

高木感觉得到白川的指尖抵到了他敏感柔软的某处,那种让理智溃不成军的快乐,逼迫着他不断唤着白川的名字,并把背脊绷紧成弧度优美的弓形。白川的手指被他的躯体温暖成相同的火热,那属于冷静的微凉被高木用一种不可言说的方式打破了。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愚昧的农夫,用体温熨帖着僵死的毒蛇,于是他一面兴奋难平地颤抖着,一面沉浸在痛不欲生的往事中难以自拔,只觉得自己快要溺亡在这种热度里。

精致而陌生的折磨,而在这种折磨下的高木显示了他几乎称得上直率的诚实。

“后来是……新鲜的,新鲜的,啊……”高木乱成一片的脑子里找不出任何一个词语去形容那种苍凉,而白川如同察觉到了什么一般,抽出自己濡湿的指尖,抓着他猛地翻了个身。

而高木跪在他胯间,似乎还没有弄清楚状况一般,露出了略微迷茫的表情,而被开拓驯服下来的入口并没有太过抵触异物的侵略,这个被侵犯的过程有些可耻的轻松,一时这古怪的安静里只剩下他细微而忍耐的抽气声。

高木只有死死地咬住下唇,才能勉强地遏制住那些因为被满足而毫无下限的呻吟声。

终于什么都不用想了。

TBC/

关于高木兄弟的故事,就告一段落了,我将在出本版里讲完整版。

这场H里看上去吃亏【?】了的是高木,其实不然,甚至可以说他利用了白川来放纵自己,并用这种方式跟白川建立了绑定关系【?】。而白川呢...他的想法还是那么单纯,人,我杀,你的过去,也不要想了。

我在这里卡一下很多人肯定都想砍死我,可事实是...我的H超过了2K字【其实是超过了4K】所以我突然变得害羞了,不好意思一次校对完了....。

说起来近来欧美华福的PWP看多了根本没办法写出含蓄的H。

什么黑帮医生爱上我,霸道军医之类的设定让我膝盖都发软。【有人想看鱼蛋的水仙这方面的AU请联系我QAQ】

潮爷真的帅哭我,同好请勾搭我,谢谢谢谢。

评论(4)
热度(14)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