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Harry/Merlin无差】味道图书馆(上)(白砂糖)

原作:Kingsman:The Secret Service

分级:PG-13【可能会有一笔带过的肉?】

配对:Harry/Merlin/Harry

弃权声明:你觉得如果我拥有他们或者只是其中一个我还会在这儿写文瞎YY吗; ;

警告:时间轴略微混乱、跳跃,日益下降的中文水平,尝起来过于甜腻以致OOC,有可能的神补刀(。


赠与听我的脑洞被我摧残的 @about:blank 

特別鳴謝我可愛的beta君@亦浠【我還不造小夥伴lof】

從這兩節beta出了十四處錯誤讓我明白......我應該,重新,上高中,了。


概述:Merlin可以尝到声音,Harry却从不明白他究竟在说什么,也不会明白Merlin听到他声音时的感受。



声音是有味道的。

对于这一点Harry并没有合适的理由反驳,毕竟那位摘下眼镜就会显得过分凌厉的魔法师在大学时还辅修过英国文学。“我不太了解修辞,Merlin,不过我想我还能理解什么叫‘通感’。”

Merlin镜片后金棕色的眼睛看起来就像原味的阿尔卑斯糖浆里加了杏仁片。你看,我也能从颜色中尝到味道,Harry沐浴在午后可贵的阳光里缓慢地这样想着。有很多事情远不是修辞就能说明的,比如他闭着眼,但却能比任何人都更清楚Merlin在看着他,如果要他说,他只会告诉你他记得Merlin的眼神从他身上流淌过的感觉。

对于这一点,只有他们彼此相信,也只需要他们彼此相信。

而关于前一件事,其实Merlin并没有开玩笑。

他第一次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认识多久。

Merlin承认很有可能是回忆自带的美化功能,记忆中的Harry Hart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年轻人都更拥有张狂的资本——一头自带柔光的浅咖色头发,相得益彰的褐眼珠和被包裹在昂贵定制西装里的挺拔躯体,与他因还未熟悉而彬彬有礼,风度翩翩。

不,还不止那么多。

还有他的声音。

听起来像是把浓稠的枫糖浆淋在洁净的初雪上,任其慢慢滑下喉咙后,蔓延上来的那种凉丝丝的甜。

比起神的宠儿,他更像是得到了某个被无聊的上帝制造出来,用于到人类群体里度假的躯壳。

大学时,戴着金丝边眼镜,头发花白的文学教授向他们讲过天鹅绒般的嗓音,那个比喻令人意外的可爱,但Merlin抚摸着家里悬挂着的厚厚幔帐,怎么也理解不来——他只擅长通过味道来描述他所听到的一切。

Because god is fair.

Merlin从小就很聪明,这样的聪明足够让他很早就觉察到自己与其他人的不同,比如,他可以尝到声音的“味道”。这种不同带来的恐惧和不安都被他良好地掩盖起来,在某个课业结束的午后,他小心地推开了通向真实自己的门。心理学的典籍翻过了大半,而幻想里巫女的诅咒也褪变成了罕见的、小小的精神系统疾病——通感症。

他很快理解了这一切的与众不同和无关紧要,又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接受了它的无法改变。

毕竟这并没有什么不好,虽然他依旧分不清究竟是什么影响了味道,例如都来自那位老师的朗诵,但是莎士比亚的诗听起来是一朵朵酸甜不一的酿玫瑰花,纪伯伦的诗听起来是苦艾酒夹心的巧克力,而拜伦的诗听起来却是刚烤出来没多久的全麦面包。

嗯,这个喧嚣的世界里纷杂着很多味道。

而Merlin偏偏是个嗜甜的人,这让他愈发频繁地在Harry做任务报告的时候短暂的走神。敏锐过分的Harry即使发现了也并不催促,有时还会故意趁此机会在报告里夹带毫无意义的调情和夸耀,枫糖浆像是蜘蛛用于捕捉昆虫的大网一样吞没了Merlin的理智。

他们那个时候还没有来得及在一起,但他们那个时候还有并肩出外勤的机会。

Merlin反复对Harry强调不要在任务中对着他喋喋不休,而跟他熟悉起来并已充分了解了他的Harry充耳不闻。或许是因为叛逆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他固执地在他人不注意的情况下,用他性感的口音缓缓吟诵,硬生生地把含着药草苦涩芬芳的纪伯伦读成了冒着泡泡的蜜桃气泡酒。

糟糕,糟糕,真糟糕。

Harry Hart每次都在背纪伯伦※的诗,这可真糟糕。

但魔法师有魔法师的职业道德,他在某一次任务里打光了枪里最后的子弹然后抓住了Harry的胳膊,从巧妙却奇诡的角度迫使Harry解决掉最后一个敌人,并替他挡了一颗飞来的子弹。

“… the beloved in your heart※…你吓到我了,魔法师。”Merlin的味蕾回忆起了那首诗后半句,然后他揪住了Harry的领子跟他交换了一个吻,十分深入且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的那种,而被强吻的对象毫无自觉,主动而契合。

他们用舌尖润湿对方干涸的唇纹,在呼吸即将过速时妥帖地选择了分离。萦绕在彼此之间的是温存和依恋,仿佛他们早就相互依偎,而并非连表白都没有过。

气氛正好,Harry觉得自己似乎听得到血液流经动脉的声响,火辣辣的亢奋感在他的胸口燃烧着,危险让他血热,而Merlin催化了这一切。

如果接下来Merlin给出的是一个恰到好处的邀约,那么事情的进展应该会妙不可言。

但在等待平复的那一小段时间里Merlin就责备了他,这可真叫人失望,“Galahad,我叫你闭嘴的时候你就应当照做。”

“为什么?”

Merlin深吸了一口气,他现在觉得有点儿晕眩,但也只是一点儿,不够阻止他用凶狠的语气说完这句话,“因为你那该死的声音尝起来就像是枫糖浆,它黏糊地缠住了我的思维,让我根本没办法思考,明白了吗?Galahad,哦不,Harry.”

这粗口听起来一点儿也不绅士。

“这种说法比我为你背过的任何一首纪伯伦的情诗还要更恶心,我的魔法师,”年轻的绅士故意做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而事实上他的确对此感到了惊讶,才忽略了Merlin说的是“尝起来”而并非“听起来”,“不过你的情话说得这样动听,我觉得很有必要建议Arthur让你去执行色诱的任务,肤浅的贵族们会为你神魂颠倒的。”

Harry还想无休止地这样与他聊下去,他还有好些自认毫无意义的情诗没有背给他听,还有好几句抱怨想要说出来发泄一阵,唔,也许其中还能夹带几句迟到的告白的话,抑或执行力超过他、习惯于发号施令的魔法师会抢占那个先机。要问为什么的话,Harry Hart只能像是个十三四岁情窦初开的初中女孩那样,说他从刚刚那个该死的吻里知晓了Merlin的喜欢,而不仅仅是四个F※。

可他的幻想一个也没有实现。

谁叫Merlin还没来得及在那个时候就给Kingsman的成员披上防弹的定制铠甲。所以方才还气势汹汹与他拥吻着的魔法师,就像是任何一本烂俗言情小说中都有的小白兔女主角一样,脸色惨白地倒在了他的肩膀上。

What the fuck!

他架着呼吸紊乱的魔法师,Merlin的颈侧又冷又热,星光扑撒下来,两人双双发起了抖,像是被那温柔的光淋得透湿。

TBC/

※纪伯伦:百度一下就明白我为什么选他,爱与美,和丰沛的感情。

※thebeloved in your heart:出自纪伯伦的《论爱》的最后一句,全句为And thento sleep with a prayer for the beloved in your heart/and a song of praise uponyour lips(随后怀着对心中挚爱的祝福和爱恋坠入梦乡。)

※四个F:find her,feelher,fuck her,forget her【代指始乱终弃【。】】


 

看完这篇文想吃枫糖浆的朋友举起你们的手,让我看见!【。

PS:我真是太森破了,竟然认为英国文学史这门课就只会讲英国文学,中国近代史就只会讲中国的,近代的,太森破了;;


评论(9)
热度(92)
  1. 坐看云澜庶穆LeaverKim 转载了此文字
    看完我觉得应该去看下牙科,满满的枫糖浆实在是太美好了😘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