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Harry/Merlin无差】味道图书馆(下)(不甜)

原作:Kingsman:The Secret Service

分级:PG-13

配对:Harry/Merlin/Harry

弃权声明:你觉得如果我拥有他们或者只是其中一个我还会在这儿写文瞎YY吗; ;

警告:时间轴略微混乱、跳跃,日益下降的中文水平,尝起来过于甜腻以致OOC,神补刀(。


由于小伙伴控诉我表示不可以太虐,于是我控制了自己!

快给我个亲亲ლ(°◕‵ƹ′◕ლ)

 

贈與和我分享腦洞的 @about:blank 

特別鳴謝我可愛的beta君@亦浠


概述:Merlin可以尝到声音,Harry却从不明白他究竟在说什么,也不会明白Merlin听到他声音时的感受。



错过(miss)※,这是个多美好的词,Merlin打从心底这样想,他们的关系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描述得了的,所以要谈“爱”——那可真是操蛋的肤浅。

Harry信任他,而他保护Harry,他们相视微笑,或者轻轻拥抱,这就是彼此之间感情最好的样子了。而Eggsy那样的小孩子似乎很不理解,一次不礼貌的撞见以后,他的表情分外精彩,“这他妈又算是什么,Merlin,真不敢相信,你竟然管这个叫做爱情。”

噢,对,那是他不曾对Harry提起过的爱情,但却在Eggsy面前无意的提起过,或许是因为那个男孩太过跳脱他应付不来,亦或者是他在潜意识里早就想要说出来——但应该是在某个合适的时机。

不管是哪一种,最后的结果都仅是他在Harry略有期待的眼神里给Eggsy加了一倍的训练量,但却只给予了Harry一个沉默且浅尝辄止的吻——当着Eggsy面的那种。

“这真疯狂。”Merlin说,他以为自己会说些反驳Eggsy的话,可是没有,他以为Harry会,可也没有,不过也是,连他自己都做不到的事又凭什么去要求别人?

他突然很想知道这对于Harry来说算什么呢?或者说,能算什么呢?没有人知道Harry究竟在想什么,Harry Hart一个极大的优点就在于只要给他一个小小的暗示,便能得到你想要的回应,但并不代表这一切出自真心——他真的是一个特别优秀的好演员,Merlin胡乱地想到,如果Harry当年没有成为Kingsman,现在说不定会出现在百老汇。

当然,Harry也不能读出Merlin内心乱七八糟的想法,他只是在Eggsy震惊的眼神里又贴近了Merlin。而Merlin呢?Merlin无动于衷且反常地同他一起越过了那个临界值,彼此的呼吸错乱而急躁,表现得就像是个从没尝过爱情滋味的愣头青。

所以对Merlin而言,“演员”Harry也许在计划着如何调侃,来缓解这忘词般不像样的尴尬,而出乎他所料的,Harry只是在Eggsy骂骂咧咧地摔上门后给了他一个几乎勒断他肋骨的拥抱,紧得让他窒息,“Merlin,你真是个魔法师,”Merlin试图点头,但Harry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不知该做何种表情,“所以每个人——也包括我,都想要把你绑上火刑柱。”

Merlin真的很想问一句“所以呢?”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请自便。”

Harry眼神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好像是被伤害之后的退缩,也好像是无辜背后的锐利,到最后,却将玻璃碎片和锋刃尽数收回,只化为抚平他毛衣上皱褶的温柔。

“Merlin.”他叫了他的“名字”,就像是一句又轻柔又沉重的恳求。

Merlin莫名觉得他有一天会后悔今天这样的决定,他说不出来自己是由于过度的珍惜还是别的什么操蛋的原因,但他似乎有理由必须这么做,于是他刻板地回了一句,“Galahad.”

谈话就此不欢而散了吗?显然没有,Harry只是愣了愣,沉默良久,最后还是转背去给他泡了杯茶,两块半糖,三勺奶,比平常还多半块糖。

Merlin不知道应该如何理解他这样的举动。

Merlin更没有想到的是后悔来得太快,太凶猛,让他防不胜防地身陷囹圄。

教堂,无聊的祝祷,Merlin差点打出一个呵欠,紧接着Harry就用轻浮而严肃的“男友论”让他有点儿哭笑不得,总算他也理解这个任务的无趣和无用了吗?但他下一个动作就叫荧幕前的Merlin不知所措了,那个眼神,那个姿势,他在很多年前见过,当时Harry面前的是那只叫Mr. Pickle的小狗。而Merlin还来不及回忆往昔,眼前就只剩下了一片浓郁的血腥,他被迫以第一人称的视角注视着这浩荡的屠戮。

除此之外,Merlin的世界就只剩下一片声音,那是他非常熟悉的声音。

暴力的声音。

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对人拳脚相向,也曾经不止一次的承受别人的拳脚。当拳头与牙齿或者骨骼相撞,他不需要眼睛也能轻易地分辨出那清脆的断裂声有什么不同,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这种本领有一天会让他承受如此煎熬的时刻。

因为紧张而高强度的场控,Merlin并不曾有机会专心于暴力和枪击的味道,有时他甚至尝不出Harry悄悄地调换了他的咖啡。而现下他却如堕冰窖,脑中一片空白,他想不出办法,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就那么目不转睛地看着。这种无助的空闲赋予了他的舌头收集味道的功能,那些极为苦涩的、混杂着血液的腥甜,像是脏污的医用酒精棉,硬生生地地堵在他的嗓子里。

然而弹药的消耗决定了Harry不可能在这场战役里无休止地任性下去,所以他能触及到的一切都变成了锐不可当的武器。被硬生生掰断的木制品深入肉体的声音,沉闷的击打声、身体撞到地上和墙上的闷响连成一片,然后融成粘稠的血腥与腐烂的气息附着在他的唇齿之间。而其中夹杂着Harry受到伤害的声音,就像是用舌头触到了金属板的酸涩,锐利且不可忽视的辛苦。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声音传进耳朵,几乎能立刻变成画面,Merlin听到了鲜血,听到了伤害,也听到了折磨。然而这一切并不该发生在他羽翼坚韧的骑士身上,他的世界应该是达尔摩、蝴蝶标本、漂亮的玻璃杯和游刃有余的优雅果决。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人控制,痛苦不甘,毫无尊严和理智地与无辜的人们肉搏。

他在荧幕之后看着他的苍鹰被看不见的网所缚,残忍决绝成他所不认识的样子,而被誉为魔法师的他,被调侃无所不能的他,执杖倨傲发令的他,现在却只能躲藏在眼镜里,像被Vivian封印在橡木里的那个Merlin。他从未如此痛恨过自己的无助,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其实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故作沉稳地一遍一遍唤着那个人的名字。

“Galahad!”

亦或是——

“Harry!”

可惜没有用,一点也没有。Merlin不合时宜地想起曾经Harry抿着嘴站在自己面前,漫不经心而又暧昧地控诉他,“不得不说,Merlin,这个工作真像为你量身打造的,你就是个控制狂。”Merlin当时对此不屑一顾,而现在他却不得不承认,这无法控制的场面快要把他逼疯了——Galahad又在滥用打火机手榴弹,Galahad又在让自己陷入危险里,Galahad一句话也不给他回应。

他真是受够了!

还不止如此,Merlin能看见的是Harry被血染污的双手,红得像是某种罪恶,他的脚步并不那么稳,或许是不可置信,或许是受伤所致。被爆炸席卷的瞬间Harry似乎唤回了他的神智,他茫然地立在那里,而Merlin所能看到的场景也稳稳地滞涩了一秒,在这场炼狱般的闹剧中定格了一幕荒唐。

Merlin否认自己是一个善良的人,正如他不会像Eggsy那样说出拯救世界之类的话来,即便是讽刺也不会。谁他妈活过半百还相信那套骑士与王国的荒诞童话故事?但他也对滥杀无辜毫无兴趣,可他现在心里居然可耻地只剩Harry毫不犹豫地手刃那些教众的念头,只希望那些血,那些亡魂,没有署名HarryHart的。

Harry现在的犹豫太危险了。

所幸这种危险并没有延续多久……“所幸”?这样的词即使只是在脑海里灵光一现也显得残忍无比。

短短几分钟内,他的身体承受了以前接连好几场场控也不足以供给的肾上腺素,那离奇而刁钻的暴力美学,扭曲地绽放在他那拥有着最纯洁骑士名号的爱人身上,然后迅速地席卷了这个神下榻的场所。

没有用,没有用,没有用。

就算真的有神,也没有用。

Merlin目不转睛,也许是视角的问题,他甚至突然模模糊糊地觉得是自己亲手参与到了这场疯狂的屠杀里,他是他的眼睛,他掌握着他的手,他的身体,他的灵魂。耳畔Harry的呼吸声透露出了难以置信的错乱,像是囫囵灌下一口烈酒,火辣辣的刺激让Merlin在那瞬竟然叫不出Harry的名字。

他应该相信魔法吗?

Merlin觉得自己像是附着在Harry身上的魂灵,摇摇晃晃地跟着他走出血海,茫然地问出那句“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杀了所有的人。”Merlin听得到他吞咽唾沫时艰涩的声音,像是不小心咬破的胶囊药品,其中饱含的苦涩足以让他浑身一凛。

“是我想这样做的。”

Merlin来不及消化Valentine话语里过多的信息,这时的他深陷在Harry颤抖的视野里品尝着他的受伤,直至Valentine举起了枪他才意识到即将要发生的会是什么。

“Sounds good to me.”

枪响的瞬间他好像短暂的失去了味觉,只是呆呆地注视着荧幕,既没有觉察到痛彻的辛辣,也没有尝到绝望的酸涩。

这一切来得真他妈的突然。

突然到他竟在看到荧幕里那片惊鸟留不下痕迹的绿树和蓝天时,莫名红了眼眶,他伸手去关上空空荡荡的荧幕,摘下眼镜的动作慌乱而匆忙。

“The heart was made to be broken.※”

他脑子里突然闪过王尔德轻蔑的讽刺,循环播放,无处可逃。

而他现在却只剩下一点儿气力——只够他苦痛地伸手捏上自己的鼻梁,来不及落下的眼泪附着在他的指甲盖上,由暖转凉。

可是魔法师没有资格一直沉浸在悲哀里,他还要带着麾下的见习骑士们去拯救这个世界,而这次的他不只是动动脑子,敲敲键盘。指尖久违的扣动扳机让他萌生出微妙的不真实感。好像是做梦,而他只是挂着满足的笑意通过上帝视角注视着那场黑色幽默似的屠戮。

最终的最终,世界和平了,而反派也被消灭了,这就是所有烂俗故事应有的完美结局,而他也不过只是在故事即将收尾的时候扮演了某个承接剧情的小配角,理所当然地付出了小小的,痛失所爱的代价而已。

噢,顺带说一句,他的那位爱人,可能真的是主角,所以,你要问他为什么会死是吗?唉,毕竟……每个故事里,总要有那么一个牺牲的英雄才足够完整不是吗?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相对应的,有人得到,就必将有人失去,而多半得者和失者,并非同一人。

只是,为什么偏偏是他呢?Merlin甩了甩发酸的手腕,在任务报告的最后一行落下了一个“over”。

“PS: Galahadgives naught but himself and takes naught but from himself.※”Merlin无意识地键入了这段话,然后他怔了怔,似乎是没料到自己竟会和那个死去的男人还较着劲。他摇摇头,用光标附了整句话,自欺欺人地按下了Ctrl,shift和H.※

Harry死了也不会让他畏惧生活,毕竟在他爱他的时候就没有品尝过什么恐惧失去的患得患失,他也不知道常人失去伴侣时应有的样子,所以时至今日,他依然从容。

Eggsy看他的眼神一如曾经他闯进办公室时那么震惊和不可置信,“这就是你他妈说的爱情,Merlin,这就是他妈的爱情。”

……

“我并不孤单(lonely),我只是独自一人(alone)。”

 

 

※miss:这个词有很多意思,我想大家对全文不同的理解会在这儿看到不一样的引申义:)

※这句我没有找到出处,但是的确是王尔德说的,试试把heart换成Hart【。】

※ 原句依然出自我深爱的纪伯伦大大,也是同一首诗《论爱》,呼应前文,原文是:Love gives naught but itself and takes naughtbut from itself. Love possesses not nor would it be possessed; For love issufficient unto love.爱只给人以爱情,也只带走爱情。爱一无所有,也不为人征服。只因爱情属于自身。(可以尝试都换成Galahad by恶趣味的作者)

※Ctrl,shift,H:可以试试噢,这个是word里的隐藏文字功能。(像这种涉及到政坛高官的任务报告,应该再也不会有人能看到了吧,就像Merlin含而不表且不允许Harry表的秘密,从此再也不会有另外的人知道了ry)

.

.

.

.

.

.

下面是彩蛋。

.

.

.

.

.

.

你确定真的要看吗?

.

.

.

.

.

.

————好吧,我是彩蛋————

直到Harry死后,Merlin才突然明白,自己原本就是完整的,因此对他来说,Harry Hart不是那个必需,而是奢侈。

午后的阳光很暖,它一点一点映亮了空气中浮动的尘灰,将场景打扮得一如他们每个难得的假日,安安稳稳地似乎听得到时光流淌过的声音。Merlin替他的Harry取下钉在墙上的太阳报,“他的”Harry,这种说法多棒啊,在那杯1815年的白兰地饮尽之后,他终于不用再绷着脸称那个男人为“我们的”Galahad了。

关于那杯白兰地……对,Merlin作为魔法师自然没有资格上圆桌喝到那杯酒,可是现在的他拥有了另一个代号——Arthur,于是他为了寻求一种莫名的平衡,小小地尝了一口那瓶象征着逝去生命的琼浆,真的就只是一小口,小到都不足以赐给他一个追溯到二十年前的梦境。

他真的不愿意承认Harry死了,不过事实就是事实,是不以个人意志转移的。Merlin心疼地看着暗红的墙纸上图钉留下的痕迹,这可真残忍,从前的回忆留下了很深的痕迹,哪怕碰一碰都痛彻心扉。

可是Merlin还是Merlin,他还是那个如同精密机械一样的魔法师,硬要说他在上一役中失去了什么……不不不,不是Harry,是上帝赋予他的魔法,他不再能从声音中品尝到酸甜苦辣,他不再介怀那些少加了糖或者牛奶的红茶或咖啡,他也不再眷恋那些铁盒的糖果——打住,就回忆到这里就好。

他,并没有,失去Harry。

“而痛失所爱的人,总会从身上剥落些什么,可能是束缚,可能是过去。”

他自相矛盾了。

这一切还是透出了令人遗憾的不完美,Merlin曾诅咒过自己那操蛋的天赋,它们让他像是刚刚堕入爱河的、急躁的年轻人,为Harry的每一句话而凝滞而走神,即使那时Merlin还未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他,即使后来Merlin已经和他默契到堪称心有灵犀,Harry的声音都像是一个渡不过的劫难。

令人烦恼的无可抗拒。

而今终于如愿以偿。

可Harry再也不会缓慢地读那些情诗给他听了。

Merlin踮着脚把最高一张的报纸摘下,办公室里终于空空荡荡的了,所有打上过Harry Hart标记的东西都收纳在他面前的盒子里,就像他带着小骑士们拯救完世界后看到的Harry Hart,脆弱而温顺的躺在小小的盒子里。

 

“It’smine.”

 

他压低了声音自言自语道,声音里有点疲惫,像是被重重纱布蒙上又缠紧了的伤口,即使看不见,也一样疼痛。

最后他笑了笑,给自己泡了一杯茶,两块半糖,三勺牛奶——比往日还要多半块。


FIN/

魔都茶會可能會掉落本文無料。

并附贈<message from love>。

只是可能【頂著鍋蓋跑走】

給評論的都是好人!

评论(24)
热度(55)
  1. about:blank庶穆LeaverKim 转载了此文字
    每天认真滴看一遍×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