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Kingsman】不流连(一)(Percilot 一笔带过的HMH NC-17)

原作:Kingsman:The Secret Service

分级:NC-17

配对:Percival/Lancelot(斜线有意义,高亮),一笔带过的HMH。

弃权声明:你觉得如果我拥有他们或者只是其中一个我还会在这儿写文瞎YY吗; ;

警告:原本是PWP,可是被我改成了奇怪的东西。一方死亡。有暗示性的Gawaine/Lancelot/Gawaine。我的Percival也许和大家的设定都有点儿不一样,很明显的不一样。


特別鳴謝我可愛的beta君@亦浠

赠与小伙伴     -.逢眠

没有谁应该爱上谁,没有。

无论发生或将发生什么,都只能是为了“疗伤”,这种行为不分对错,也不应该有对错。

开始结束都是一杯酒,To Lancelot.




面色略微苍白的Lancelot刚从Merlin的办公室里出来,就急匆匆地走向了整个Kingsman总部里最偏的那间休息室。穿过长廊时他遇上了好些后勤部门的同僚们,他也如往常那般带着笑打招呼,却减免了好些轻浮语气的调侃。


这不对,这不应该,他在心里一遍一遍地质疑着自己,却无法控制自己要怎样做。


那最后一小段通向休息室的路Lancelot几乎是贴着墙跑完的,他匆匆地按下门把手,窥见了吧台旁穿着暗色条纹西装的背影,那人并未因他的闯入而回头,只是如礼仪教科书般缓慢摇晃着手上的波尔多杯,赤霞珠饱满的红与一切都相得益彰,除了无端的闯入者,Lancelot.


Lancelot上前按住那人执杯的左手,低低地、几乎是失落地唤了一句,“Gawaine.”然后在他回首的瞬间阖上双目吻上去,起初只是非常轻柔的啄吻,而后他伸出舌尖却受到了意料之外的阻碍,那抿紧的唇瓣和咬住的齿关无一不展现了主人的拒绝。Lancelot心里某处有一点儿尖锐的痛,尤其是在现下他不稳定的情绪里,这点儿伤心被无限的放大了。


再凑近一点他嗅到了Gawaine身上隐隐约约的香水味,是Pour Homme II①。Lancelot有点奇怪Gawaine会用这样性感却隐忍的香水,但这很好,甚至比很好还更好一点儿,沉默而勾人。


于是他更锲而不舍地舔舐着那两片如蚌母般闭合着的唇片,可是面前人呼吸的节奏暴露出他的不耐烦,这一情绪出现的那么莫名其妙——Lancelot为自己的新发现更伤心了。紧接着他就感觉到了一条瘦却结实的手臂狠狠揽上他的腰,把两人之间那可怜的距离一下缩短到了零。而自己试探的舌尖被一下子逼退了,那人的嘴唇和舌头带着赤霞珠特有的醋栗,李子和薄荷香气②,但这些甘美都并非重点——重要的是,这技术真的太妙了。


妙到他甚至软绵绵地瘫倒,丧失了动弹和换气的兴趣,只盼望缺氧带来的晕眩能暂时地屏蔽脑海里可怕的影像,而那滑溜溜的舌很是知趣地一点点夺取了他仅存的氧气,划过他的齿列然后交缠几下,在他快喘不上气来时点到为止地离开了。


Lancelot并没有很快地睁开眼,他感觉得到对方从自己手里抽开了手腕,然后撤开了两步,落在他脸上的眼神也是温凉的。“令人记忆深刻,Gawaine,你的吻技终于配得上——”他本准备半真半假地夸赞一下对方显著进步了的技术,却被一道冷淡得有些过了火的声线打断了。


“低下的分辨力,然后一上来就是个连气都不会换的‘激吻’,Lancelot,做得好。”Percival保持着那副标志性的“一号表情”啜饮了一口手中的红酒,声调缓和低沉,将一番讽刺的话说得四平八稳,这让Lancelot很难想象方才那个回味无穷的吻来源于这个男人。他哑口无言,好的,Lancelot,0:1。


“通常情况下我并非如此,Percy,如果你想……如果你可以再试试的话。”因受惊而收拢羽翼的孔雀似乎接受了这无法逆转的结果,又开始招摇地抖开尾巴,抛出一个堪称甜蜜的媚眼,这时他才反应过来是他先吻的Percival,比分追平,1:1。


但Percival如同一台接收器坏了的信号塔,只自顾自地品尝着杯中所剩无几的赤霞珠,甚至都无意看他一眼,“你经常这样做,和Gawaine。而如果你适时地戴上了眼镜,便会知道他收到了紧急任务的通知,去和Merlin谈话了。”前半句话是陈述句,虽然Percival只遭遇了这一小段插曲,但也足够他推断出整篇乐章。


“某种意义上说,是这样的,”Lancelot爽快地承认了,“做一个Kingsman并非那么容易,而我有自己的释压方法,况且他是Gawaine,‘英俊的陌生人’,显然是最好的对象。”与蜜罐任务时那种效率低下的取悦方法截然不同的、直白的宣泄方式,用以获得短暂的空白和遗忘,他是这样,Gawaine也是。


Percival把空了的杯子放在茶几上,微抬着下颌看向对方,镜片后的眼神锋锐而赤裸,实体化一般的视线给Lancelot带来几近切肤的疼。“明智的选择。”Lancelot依然挂着那么一副让他略有些不舒服的、不真实的笑容,缓缓踱步到他身侧坐在沙发的扶手上。


“也许这只因为我碰巧看到纯洁骑士和魔法师的小秘密,所以退而求其次?”Lancelot用拌了蜜一样腔调信口开河,他自以为精心的掩饰却在Percival直接的眼神下摇摇欲坠。


这真的太糟糕,和Gawaine在任务后的相处并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他们从吻开始,然后到背影结束,中间过程甚至都是自顾自的,而言语更多涉及的是呻吟和代号,并没有这样复杂。


“你以为那是你碰巧能看到的?Lancelot,你显然低估了Merlin,那是种浅显的、宣誓所属权的方法,Galahad是他的,就只是这样。”Percival非常自然地把双手拢在膝头,把话题与原本该发生的事儿扯得越来越远。


“那么Percival你显然不够了解我,”Lancelot故作轻快地这样说道,他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儿嫉妒那个被Percival充分了解的Merlin(不,这并不代表他爱Percival),他滑下去把吻落在Percival的领口遮不住的那一小段颈子上,然后咬出一个不甚清晰的痕迹,这是个越界了的暗示,他想,2:1。


“如果我真的想,”Lancelot又意味不明地停了一下,“那并不能阻碍得了我。”


“够了(Enough),Lancelot.”


不够,显然不够。


“通常我定义我的任务为间谍片,但这次不是,是灾难片,”他袒露了自己的伤口妄图逼迫Percival来做点什么,下一步他抽开了Percival的领带,而令人惊恐又窃喜的是,他竟并没有受到阻止,“我并不知道我杀了多少人。”


Lancelot觉得自己似乎是执意将Percival作为了下一个目标,或者说得再直白一些,下一间“诊疗室”。


“明天的新闻里你就会知道了,”Percival毫无感情的声线非常不合时宜地打断了他的讲述,“就像一个不知道自己在银行抢了多少钱的抢劫犯一样。”

“这是个冷笑话吗,Percival?”Lancelot提高了一点儿声音,“那些无辜的人,事实上把那么多打火机一股脑扔出去的时候我只看到了血雾,我甚至不知道他们中间有多少无辜的人。”


“子弹呢?”Kingsman里Lancelot的枪法是一顶一的好,大多数情况下他都处于令Merlin担心且不爽的“炫技”状态。


“早就打光了。”所以他的手腕现在还隐隐作痛。


Percival停了一下,很快又用那种类似Merlin的语气展开了引导,“每个Kingsman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而我们的生命属于救赎。”


“真是冷漠啊,Percival,教教我要怎么反驳你?”Lancelot有那么一点儿无奈,意料之中,但Percival就应该只会像Arthur一样说出这种“安慰人”的话吗?


“你是在向我暗示你的恐惧吗,Lancelot?”Percival伸手卡住Lancelot领带被隐藏起来的,较短的那一截,只用一丁点力气往下拽,给予他恰到好处的窒息感,仿佛处于强权地位能够控制他一般。


Lancelot脸上漫上一丝非常态的红,他松开Percival的领带,那斜纹的小家伙像蛇一样盘曲在Percival腿上,“我爱你的聪明,Percy,却对这样的直白有点无福消受,你要理解——”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毕竟是第一次……”


Lancelot快速地打断了他的话,与此同时扬起嘴角露出一个笑,祖母绿的眸子化成两弯月牙,巧妙地掩饰了方才其中碎裂的惊惶,赤裸裸地展现着那无往不胜的魅力,“不,很显然这不是,我亲爱的先生。”他有意地曲解了Percival的意思,用那意味无穷的腔调,将故事的走向变得更加暧昧不明。

 

TBC/

 

①Gucci Pour Hommer II是一款拥有诱人现代感灵魂的清爽辛辣木质调香氛,充满了性感的超凡魅力和精致诉求。香柠檬和紫罗兰叶相伴揭开了香水前调的面纱,诱人的清爽瞬时悦人心意。中调通过西班牙甘椒、红茶和温暖肉桂释放出超乎想象的诱惑力,橄榄叶、烟草叶、麝香和没药树的混合,让香水的基调更加突显了富有男子气概的诱人魅力。

以上都不是人话,用我的话说,它是一种非常成熟强大的气息,对,重点在于隐忍,足够阅历的隐忍。烟草,崭新的皮革。【这么描述好像sm】


②由赤霞珠酿造的葡萄酒,受葡萄采收时果实成熟度影响很大。当果实未完美成熟,往往具有类似青椒、薄荷、黑醋栗、李子等果实香味。果实成熟完美,甚至是过熟状态,那么酿造的酒就会呈现出黑醋果酱气息,口感似果酱。


评论(2)
热度(30)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