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補檔【007Spectre】Elocutionist 演说家(Franz中心,F00无差,FQ暗示)



    那个夜里,我的小布谷鸟终于死去了


  操,才没有那么文艺,我这样说的的确确是纯粹地为了泄愤。我说他死了是因为他找到了一段我暂时夺不走的爱情,但是没关系,他会回来的,回到这个地方。

  对,我当然预料得到这一切会沿着怎样的轨迹发生,因为我从一开始就比谁都了解他受不了有任何束缚的生活,也许这我应该庆幸自己毁了他太多幸福,以至于他从未瞧见过幸福那金灿灿的外皮覆盖之下的琐碎和焦躁。

  但这有时候会让我有一点感伤,毕竟所有人都会幻想一下“如果”,无非是因为对过去的一些事怀着后悔或者感叹,我想我大概是后者,我有机会做得更好,最后却让这一切都变得有点儿糟糕。于是我开始在心里提出第一个、第二个,甚至更多的如果,比如“如果”我赌赢了,比如“如果”他又因为我的原因回到寂寞里,又比如……

    他后续会怎么样?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幻想一下“如果”那个让他不寂寞的人是我会怎洋,那该无趣。

  你要知道,没人比我更清楚我们不会有这种“如果”,这样苍白的幻想显得又无力又脆弱,而我呢,我其实一开始想让他也忘了我的。

  但有些东西还是可以幻想的,你知道人被困在一个无趣的地方,想完了周密的出逃计策,剩下的脑内活动无非就是回忆,和幻想了。

  比如可以想想,明白爱情无趣后的那位金发特工说不定会从此放弃爱情,噢,但也许这也不太好,那我会丧失人生一大乐趣。

  没有人会把见不得光处的窥伺和肆无忌惮地破坏当做人生目标的。

  ——如果不是为了得到,没有人会选择变得卑微或者卑鄙。

  我和他的故事大概是灰色的,如果硬是要说有什么色彩的话,大概就堆在那朝夕相处的几年里,仇恨的色彩充斥着那段他还处在鲜甜时光的过去,然后是我父亲的鲜血终止了这一切,我没法淮确描述它们,可以是红的,也可以是蓝的。

  你当然可以说我始终在看著他,根本不存在什么不“朝夕相处”的时间,这一点大概没错,但这毫无意义不是吗,无非是一个一厢情愿的我和一个毫不知情的他。如我所说,我感觉自己在这件事上像个梦魇,吞下他的幸福作为甜点,看著他的痛苦我偶尔会觉得快乐,会觉得满足,但更多的是遗憾,毕竟他被蒙在鼓里,还什么都不知道。

  就像点燃烟火,你不是为了听声响的,对吧,你想让他看到光,你还想看到他眼里的光。

  我不想把这种感情定义为“爱”,这实在是太有局限性了,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成执着的欲求和对偏爱的厌恶。“恨”可能听起来比较广泛。但追溯到源头,还是只和我一个人有关。

  我不想解释关于我这一段的偏执。

  你想引起一个人的注意,对他好其实见效微弱,人都是这样,无视他人真挚的情感付出,却对自己身上的伤痕敏感,尤其是对詹姆斯·邦德这种人来说,他从小就受到太多别人的善意啦,根本没可能真的激起他心中的波澜。

  所以你可以尝试着毁掉他点什么,而这种感觉就像吸毒,在没有做的时候谁都知道不能碰,然后第一次做的时候可能有点犹豫,撕开了罪恶的开口后就变得上瘾、沉迷、一发不可收拾。

  当然,我做出这个决定其实是顺便,你不可能在庞大企业的运作中去开立一个“复仇项目组”,况且刻意去做这种事其实非常无聊。你明白吧,不是我精心策划一定要让他痛苦,是他真的拦住了我很多的路,我不相信有人会对这个无动于衷。

    所以我有时甚至不想说是我对他感兴趣,而是MI6导致他对我太感兴趣。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至于我毁掉他的爱和其他,我的确没有后悔过,是他应该后悔,是他应该反省自己的行为。

  但当这种复杂的情绪堆积起来达到一定程度,你偶尔会丧失理智,像我这一次这样。你会忍不住想亲眼看看,你所“恨”著的对象,究竟成长到了什么程度,或者说是究竟多么被上帝垂怜,才会次次以“爱”作为代价,就轻松地吞吃掉你成就的一部分。这会让你在这场赌局里产生计算的疏漏,你略过了沉没成本,本来收手然后除掉他是最好的选择。

  但那只布谷鸟是我的弟弟,不管怎么说,至少我的父亲曾经这么告诉我,尽管我怎么回忆那段过去都觉得恶心,这大概就是“恨”。当然还有“爱”,一个无可挑剔的漂亮借口,那只布谷鸟也是利用它从我这儿夺走他的。

  我同样也很想用这个借口来解释我为什么出手打碎他的爱情,但从他身上看到的“爱”让我明白这一切不是那么简单,有时候我甚至会感叹,这种被讴歌、被赞美的感情难道就天生这么苍白吗?看看它在我弟弟身上绽放的,这让我不忍直视的光彩吧,他仍然单纯莽撞,不习惯合作。

    他在爱里得到了什么?成长?还是疼痛?全都没有,如果硬要说他得到了什么,都是因为失去,而失去,是我造成的,与爱情本身毫无关系,是我为他剥开了这个世界的不堪。我想我后来并没认为他做错了什么,这不是他需要遭致的惩罚,而是我的教导。

  所以说好奇心害死猫,不,应该说这种急于证明自己的心理更是会害死人(我唯一幸运的无非是还活着)。我送了他一段漫长的“礼物”,而在日消月割中,我的耐心也被他的行为磨到了最低。

  反复的冒犯和莽撞的阻挠真令人烦恼,更让人烦恼的是他次次都侥幸的在赌局里胜出了。

  因此我有点儿想告诉他送礼人究竟是谁了,这究竟是什么心理,大概就是——你以为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吗?还是把这一切都归结到自己的无能上?(当然后者我给予一定认可)不,并不只是这样,那是我造成的,我只是在走上王座时扯了扯袍带,就扫荡了你的人生。

  真对不起,我的小布谷鸟。

  但有时候你这么做无非只是想说出来,想看看他的不可置信和痛苦不堪,想让他知道真相而不是永远懵懂的活着,而不是打碎他。如果说这么多年来,我在和他的交锋中学到了什么,无非就是,打碎他太难了。

  要从这个的方面看,我挺喜欢他的,他是个可爱的人,尤其在喜欢孤军奋战的这一点上。

  我前面就说了,我想让他忘掉的不只是过去的女人,还有我。我让他知道了这一切,我看得出他的“恨”,毕竟那东西和我同处几十年了,仇恨不会让一个人强大,而是让一个人盲目。

  像我。

      人们总爱排除异己并打压那些和自己不同的人,而我在他身上看到了过去很久的、深陷在仇恨里的自己,这可能是另一个让我掉以轻心的理由。

  这个游戏会因此变得无聊,我那个时候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而我也因此放开了手(从各种意义上的),于是我的疏忽害了我自己——我该让他把表也摘下来的。

  所以到这里,我失败的理由很简单,但我真的没从这么多次交锋里总结出什么“普适性”的经验。我和我的手下们的失败完全不一样,我败在我的疏忽和对他的过度关注上,我总以为我没有,但让他来见我的这个计划一出,就为失败埋下了伏笔,是吧?

  而他们,好吧,我姑且算作“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很幸运。

  我很想强词夺理地说被关进MI6是我的阴谋,但事实是,我踏进牢笼的时候阴谋才刚开始被策划,有点尴尬,是吧?

  不过幽灵无处不在,这可不是一句空话说说而已。

  只有一件事有点儿可惜,他好像什么都没忘,不管是哪一个我,这会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他,我不是说他对我产生了感情或者是别的,而是痛苦的回忆扎根在他的心里了,我难保不会留下仇恨的阴云,下一次的胜利(如果有的话)不会再这么简单了。

  我本来想公平竞争的,尽管我为他记得我这件事感到一点微末的欣悦。

  “当然,我依然很遗憾听到他开著你修好的豪车离开了这座城市的消息,你也知道,幸福虽然琐碎,但也没那么容易被厌倦。

  多么悲伤的事实,他不会那么快就回来。

  真可惜你没那么幸运,Q,你希望我现在就杀了你然后走,还是带上你?

  你还有三十秒可以思考,年轻人,在这件事上,我相信我会是你见过最慷慨的绑匪。”



FIN/

  最后一个小小的彩蛋,没啦。【第一人称真的好难啊,中二病要犯了】

      就当最后是Bond25开头吧【不

      起了个比较讽刺的标题,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感受到我的嘲讽www

      感谢阅读,如果你喜欢,请告诉我w

评论(3)
热度(19)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