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粉
……24k純種攻党,情深不受,沒有節操
除非互攻一生推,雙向水仙三百年。
渣畫手段子手剪刀手,個人本子一坑三百年。

#徐鐵徐#

#我就是這麼蘇,就是這麼小言加三俗#

#誰說虐我們拼了#

#梗你們自己腦補#

那天我在碼頭打算離開的時候,船老大不曉得是看出了什麼,突然問了問我,“先生是不是不想走啊。”

我愣了一下再掛上笑,“沒有的事呀,是我總覺著吧,好像把什麼東西留在上海了似的——”

相比起賺錢和我攀談顯然是沒有什麼必要的,他轉過身去時海風恰好鹹鹹地劃過我的臉,不疼,但是烈烈地吹散了我記憶中的那些煙火味道,而曾經因為看透誰誰的喜歡而竊喜的心情,空落落地剩在心底。

我想了想,他大概也是記不了好久的伐?

搖搖晃晃,晃晃悠悠。

而上海呢,也在這樣的恍惚里,慢慢慢慢地,遠去了。

——喂,儂喜歡我的伐?

——……

——不...

【龙凤无差】沐浴(架空校园日记体)P6

#日记六#

#诸葛亮x庞统#

#现代架空校园背景#


学校的澡堂并不在宿舍内。


当然其实不应该这样说,其实宿舍楼下就有间小小的浴室,只是每到洗澡的时候总是大批大批的人拥挤在有门可关的小浴室里,队伍拉得老长。某些时候,蒸腾的水雾会随着某一扇门的开启一下子涌出来,弥漫得整个队伍都被它所覆。


“起来洗澡了,孔明,你脏死了还躺我床上。”士元随手扯了毛巾,一下挥到挂在上铺楼梯的孔明脸上,风把他的长发卷了几缕下来,飘飘荡荡地绕在梯子上。


“累,”他转过头,汗珠颤颤巍巍地顺着发丝滴下,“而且困了。”


士元凝视了那人湿湿的发丝,眼神上移又到他被阳光留下点伤痕的脸颊,心下有点叹息...

【龙凤无差】关怀是......(架空校园日记体)P4

#日記四#

#諸葛亮X龐統#

#架空,現代校園背景#


孔明总醒的很早,天刚亮一点他就会醒来,迷迷糊糊的,然后头会隐隐的痛。


他挣扎着摸到枕头旁边的手机,还没读完几条未处理的消息就觉得眼前一片彩光。


“五点一十三。”


这时他了保持点儿未醒的任性,踢了踢上铺的床板,听到一声微弱的鼻音,“嗯……做什么。”


“没什么,睡吧。”


这时孔明似乎安心一点儿,阖目去和脑袋里那种萦绕的疼痛做斗争,然后又模模糊糊地睡过去了。


“孔明,起来了。”


他忽地睁眼,把面前正准备伸手掀他被子的士元吓了一跳,“头疼得紧,没怎么睡。”


士元叹口气又伸手去拉他,他半撑着坐...

【亮維】呼喚君之名(架空校園日記體)P3

#日记三#

#诸葛亮X姜维#

#架空,现代校园背景#

#今天这个有点心塞#


孔明老师去报道了。


孔明考试走两天了。


“老师今天是军训吧?”表盘上的指针慢慢挪动到6:00,伯约一夜无梦。


听筒对面穿来哗哗的水声和熙熙攘攘的人声,被远郊微弱的信号打得支离破碎。


孔明含著牙刷,侧头夹著那部微烫的iPhone,“嗯,挺忙的,这边,伯约最近还好吧,家里怎么样……我们又没差多少……叫名字吧。”


微带泡沫粘稠的温柔声线,曾经他在自己家裡做辅导时早起一块洗漱的场景突然浮现眼前。


往事如烟?不,诸葛老师他肯定会一本正经地说短暂时光配不上这个词。


孔明微抬头望...

【统庶无差】烧仙草(架空校园日记体)P2

#日記貳#

#士元直#

#架空,现代校园背景#


“渴。”


士元伸手捅了捅身边人的腰侧,元直竟然浑身一僵,脸色腾地就红到了脖子根,半晌没回过神。


士元见人半天不回答,面露些许不悦,仰头去看了那人,那红晕还未消,点点残留在人颈根。


“喂。”


“…啊,士元总是,总是做些让人尴尬的事…食堂三楼有奶茶店。”元直抬手挠了挠有些乱糟糟的卷发,垂眸笑着。


士元睨他一眼,双手插兜甩给一个背影,元直望他束得高高的发,快步追上去跟了。


“烧仙草。”


“诶,两杯两杯,我也要。”元直交叠双手压在对方头上比了个二,然后把下巴也放了上去。


士元仅默默翻了一个白眼,抬...

【龙凤无差】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架空校园日记体)P1

#诸葛亮X庞统#

#架空,现代校园背景# 

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士元用筷子挑起碗里一根酸辣粉,一口气嗦到了底,孔明递过去一张纸巾叫他擦嘴,他一面胡乱抹了抹嘴上的红油一面撇了撇嘴丢下这么一句话。 “这话怎么说?” 

食堂里依然吵吵闹闹的,孔明一向温润的声音被盖过了些,士元有些恼,微拧了眉。 

“这儿,上海,菜的味道很淡,不是微酸就是微甜,人也一样,还有,孔明你没吃饭还是怎么的,说话大声点。” 

孔明从筷子筒里捉出两根一样长的筷子,再把它们插进盖浇饭的汤汁里翻出底下未被浸透的白饭后,微抿了一下筷子的尖端。 ...

第八字母啊,慎入啊。

還是那句老話,不要跟我掐歷史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概就是,徐庶進曹營的前夜吧,這個本來是一篇DS也就是支配與臣服的文,但是我還是下不了那麼狠的手......嗯。至於他究竟是無雙向還是正史向還是三殺向我也搞不懂了。反正他很蘇很蘇很蘇很蘇。怎麼說我剛開始的構思是非常非常非常虐的但是!我沒有寫得出來......對不起TUT。不過我自己看著還是很虐的,畢竟不能我手寫我心我還是能夠YY的。《夠了。

© 庶穆LeaverKim | Powered by LOFTER